猛犸家园 > > 穿到虫族的omega > 吃吃醋
    体检单出来后,第二天上午的课,洛伊坚持要去,到班上把体检单给同学看,说道:“昨天的检查,我只是二次发育。”

    旁边的雌虫很少听到有雄虫二次发育的,又想看又怕把这张薄纸扯坏,小心翼翼地传阅着。

    看完以后,说闲话的雌虫安分了,也不说话,静静地思考,不知道雄虫给他们看这干嘛,来证明自己很健康?

    加文看到这一幕,轻抿薄唇,心里百味交杂。

    小雄虫原来是为了替他出气吗?

    洛伊带着刚睡醒的沙哑厉声道:“谁再说加文闲话别怪我不客气。”同时释放出精神力施压。

    对加文需要小心,但对这些不熟还爱八卦的雌虫就不用考虑那么多了,反正皮糙肉厚很快能好。

    在座的雌虫身上抽痛,衣服掀开一看又找不到痕迹,知道是雄虫精神力的作用。

    不同雄虫的精神力属性有差异,分为治疗型、攻击型、防护型和创造型,等级低的作用不明显。

    众虫噤声,想起洛伊入学时精神力等级为c,二次发育后说不定能达到a,到时候揍一顿他们不成问题。

    精神力攻击打人真痛,刚刚他们尝试过了,不自讨苦吃。

    有雌虫向加文道歉:“对不起,我不该说你虐待雄虫的。”

    有虫开了个头,其他的雌虫也放下了心里的包袱,挨个向加文道歉。

    加文没碰上过这种事,有些慌,但为了雄虫的面子,面无表情,等他们说完了,冰冰冷冷地嗯了一声。

    雌虫们道歉完,见加文这个态度,没自讨无趣,转头和旁边同学强行找话题尬聊。

    洛伊来上这堂课为的就是给加文出气,告诫完了,再有不长眼的嚼舌根,他现在b+的精神力不是说着好玩的。

    使用精神力后,洛伊又开始犯困,躺加文腿上补觉。

    洛伊请假在家养了几天,也不学习,待在书房里,清醒了就画画,困了趴着睡。

    在接连毁了两幅画以后,洛伊怒了,最近画画时间本来就不多,又这样浪费了,多气人。

    放弃手绘,改用电子笔画画,手感不错还能撤回,不怕手一抖画错,还能躺床上画。

    洛伊把板子带到床上,连接光脑,坐着画,画困了倒下就睡。

    一天断断续续地画两到三幅,画完以后传到虫浪,再看看之前的评论,含笑入睡。

    日子过得还算充实。

    加文见洛伊喜欢上了待在房间,自己也换到房里办公。

    小雄虫睡着的时候,加文坐在沙发上安安静静地看着他,冷峻的眉眼柔和下来,眼带笑意。

    等他醒来画画时,加文开始处理公事,会暗里用余光看他。

    加文一直清楚洛伊在画画,但没见过他画了什么,平时他都遮遮掩掩,躲着画。

    他尊重小雄虫的意愿,没去偷看。

    这两天洛伊换了种方式画画,瞌睡一来连界面摆那立马入睡,画的内容大大咧咧地展示到加文面前,想不看到都难。

    洛伊在画他。

    这个认知让他仿佛回到了小虫崽时期。

    双亲在身边,每天一出校门就能见到雄父雌父在等着自己,晚上在厨房中看着他们炒菜蒸饭,香味随着水汽萦绕满室。

    一切事物都蒙上了一层温馨的薄雾,连苦恼回想起来都是甜味的。

    他是被爱着的。

    加文心里暖暖的,走到床边想摸摸洛伊的金发,看是不是软的,就像他的性格一样。

    手悬在半空,换了个方向,温柔地整理洛伊身上的毯子。

    又过了几天,洛伊睡够了,恢复原来的作息,把加文整理的笔记好好看了几遍,觉得没问题,第二天就回学校上学了。

    久违的清醒让他心情很好,一路上和加文叭叭自己这段时间做的梦。

    自从穿到这边来,除了上回做了一次噩梦外,做的都是些美梦,光怪陆离却温暖。

    那次噩梦洛伊后来也有追溯原因。

    他心情一直不错,也没压力,按理说不该做噩梦的。

    联想到他的精神力能感知加文的情绪,猜出了是因为他的原因,负面情绪大得影响到了他。

    最近加文状态好很多,每次清醒时看到他都觉得表情温柔了不少,不像之前那副随时都能冻死人的样子。

    洛伊想到这里,腿笔直地向前伸,整个人放松下来,高兴地哼着歌。

    加文一向是洛伊高兴他心情就好,脸上的线条也变得柔和,看向他的眼里带着星星点点的笑意。

    班上的雌虫见他俩一前一后地进来,心情很好的样子,说话的声音都变低了。

    他们不傻,虽然嫉妒加文,但进入帝国学院自身水平和家世都不差,找个自己喜欢的雄虫不难。

    没必要放下身段勾心斗角,为了一个压根看不中自己的雄虫,去针对一个在军区有不低军衔的虫,而且那虫很有钱。

    在洛伊请假的那段时间,这些雌虫查了下谣言的源头。

    很快找到了,是隔壁系人工智能专业的亚雌。

    这位亚雌之前同加文起过摩擦,被洛伊班上的众虫找过去问话后,边哭边否认,说自己没做。

    机甲制造专业的雌虫一个比一个直,压根不吃这套,非要听他讲出这件事的来龙去脉,手头有了确凿的证据,还怕他哭?

    一个班的在那里堵了很久不让亚雌走,听说平时总护着他的那位雌虫这时没了影。

    最后亚雌没办法了,哭着说:“我喜欢上洛伊有什么错,雌虫喜欢雄虫不是天经地义吗,你们凭什么这样对我?”

    雌虫们没回,冷冷地看着他。

    亚雌知道这回躲不过了,哭得上气接不上下气:“雌虫皮……呜呜……皮糙肉厚的,呜被说两句怎……怎么了……”

    这话引起了众怒,在场的雌虫就差没直接揍了。

    他自己班原先对他有好感的雌虫,此刻看向他的眼神不怎么好。

    这时班上的门被推开了,众雌虫望向来虫,是平时和亚雌关系最好,一直护着他的那位雌虫。

    亚雌看着门口站着的科林,眼泪被吓停,脸都白了:“科林哥哥……”

    科林压制着心里的怒气,语气淡漠地问:“你刚刚说什么,雌虫怎么了?”

    亚雌泫然泪下,解释道:“不……是我说错话了。”

    科林面色难看的离开。

    周围的雌虫见证了一段友情的破裂,和亚雌一个班的雌虫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后来系里来了虫调解,此事才作罢,雌虫各自离开。

    雌虫们想再去道个歉,之前是被雄虫逼迫,这次真心实意。

    但洛伊没来上,加文身上的冷气刹不住车,再加上长期待在战场免不了带上戾气,不加收敛有些吓虫。

    周围坐的雌虫冻得加了件外套,没虫敢上去搭话。

    洛伊不知道这遭,他一来上课,班上的雌虫活跃起来。

    加文注意到了班上的变化,觉得是因为雄虫又来上课了。

    没想到下午班上的雌虫给他送饮料送甜点送模型,礼物在桌上堆成了小山。

    加文愣住了,没想过是给自己的,以为是庆祝洛伊返校,用眼神问他,收还是不收。

    洛伊奇迹般地懂了加文的意思,对送礼物的雌虫说:“谢谢,不用送了。”

    他可不是随便收雌虫礼物的雄虫。

    有的雌虫以为加文的雄虫不愿意他收礼物,尴尬地愣在那里。

    但雌虫也不全是粗线条,也有的看出洛伊误会了,彼此交换眼神。

    有个心直口快的雌虫小声说:“这是给加文的礼物。”

    洛伊心里瞬间拉起警报,警惕地看着这些举止奇怪的虫。

    加文懵了,从小到大就没从陌生人那里收到这么多礼物,况且他还没做什么。

    他不知道该怎么接受或拒绝这份好意。

    洛伊察觉到了,心里虽说有点不舒服,但仍然帮加文做了决定,说道:“东西放下吧,快上课了都回自己位置。”

    醋意飙升,凑到加文身边帮他收拾礼物,顺带碰碰他宣示主权。

    雌虫没注意到这个小细节,高高兴兴地把东西放下。

    加文出于礼节,又带着点不好意思,向他们道谢:“谢谢。”

    雌虫们对加文的印象略有改观,看来……他也不是表面上那样不近人情,心里默默记下。

    洛伊无奈地看着加文,相处那么久,他看出加文什么性格,害羞又容易满足,习惯用冰冷伪装自己。

    连收到几分礼物都会不好意思,他决定要给加文一份他能给出的最好的礼物,用它来求婚。

    上了两天学后,洛伊又开始犯困,下午的时候趴在桌上睡觉,醒来浑身不舒服,热得不行,小声哼唧表达不满。

    加文听到声音,看了眼洛伊问:“身体不舒服吗?”

    洛伊抬头看加文,突然就委屈起来,小小嗯了声。

    加文见洛伊脸色不对,面带潮红,伸手贴了贴他的额头。

    洛伊顺势依赖地蹭了蹭。

    加文僵住,收回手。

    小雄虫在发低热。

    加文说道:“我带你去医院看看?”

    洛伊迷迷糊糊地说:“好。”

    他想站起来,但脚软软的,提不起劲,更委屈了,把手搭在加文身上,委屈巴巴地说道:“加文,我站不起来了。”

    加文心跳加快,耳边回荡着洛伊的这句话,问:“请问我能抱你吗?”

    洛伊手抓了抓加文的衣服,回道:“可以的。”

    你想做什么我都允许,除了离开我。

    加文抱起小雄虫,这是第二次抱他,闻到了熟悉的香味,很浓,从洛伊身上传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