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犸家园 > > 偏执热吻 > 野野狐
    绝对不会的,寇骁绝对不会知道陆骋的存在,因为她谨慎小心隐藏得很好,甚至连老陆都不知道。

    寇骁的招人桃花眼微眯总给人一种慵懒想要使坏的气息,他舔了舔唇瓣,肆意妄为地想要贴近她的耳侧。温热的鼻息使陆盏眠瞬间弹飞,她伸手抵住寇骁的肩膀,满脸的怒意:“当街耍流氓,明天上头条是不是?”

    说完,陆盏眠还回味似的啧了啧唇,心想还挺押韵。

    “给我亲一口,我就告诉你!”寇骁万分不要脸地说。

    我们的关系已经可以到卿卿我我的地步了吗?陆盏眠凝着眼神,黑白分明的眸子里满是恼意,她懒得再跟他周旋,唇角抽了抽,她投降般地双手举高,“你赢了。”

    “不得不说在人与人谁的脸皮比较厚的比赛中,我委实没办法跟宇宙级脸皮厚的你相提并论。”陆盏眠似狐狸的杏眸狡黠透着光。

    很明显,她对自己这句拐着弯嘲讽他脸皮厚的这句话相当满意。

    静默良久,寇骁勾唇潋滟的眼睛轻眨,周正的五官可谓惊为天人,他慢吞吞地回应着:“我儿子说脸皮不厚点没办法把他妈追回家,所以我得放得开一些。”

    “……”

    陆骋会说这种话,她怎么不知道?

    信了寇骁邪疯的陆盏眠心里焦灼又忐忑,她再次询问,眉宇带着不耐:“我们分开那么多年,如果没算错的话,你儿子最多也就四岁左右,小孩的心智会有那么成熟?寇少的谎言可真是信手拈来。”

    面前的女人伶牙俐齿,脸上透着“完全不像多跟你瞎逼逼的”神情,寇骁清亮的眉眼舒尔弯了弯,他启唇轻声问,声音泛着闷磁,“你很关心?”

    完全驴头不对马嘴,顿时恼羞成怒般的陆盏眠扯动唇角,她佯装得风轻云淡,耸耸肩道:“我会关心你?”

    “……”

    疑问句表否定,寇骁脸色阴沉,忽而挑了挑眉装作不经意。

    “我儿子你认识。”寇骁的神情认真透着狡黠,殊不知身边的女人心已经快跳出胸腔,整个脸色满是苍白。

    如果他知道陆骋的存在,那么她绝对会聘用最好的律师争夺抚养权,陆盏眠在心里暗暗想。

    下一秒,只听寇骁不徐不缓地说:“下次碰到霍明远,直接称呼儿子,知道吗?”

    陆盏眠怔怔地盯着她看,猛然间跃动的心脏重新归于原位,她放在身侧的手攥成拳,殷红透着粉的唇瓣轻抿,似乎即将要爆发的样子。

    她沉沉呼出一口气平缓着躁意满满的内心,紧接着她咬牙切齿地轻嗤道:“比起让他当我儿子,我更喜欢他是我孙子。”

    闻言,寇骁眉头微皱,他轻舔唇瓣,不痛不痒地问:“我把你当媳妇儿,你却想当我爸爸”

    陆盏眠当仁不让的点头,她拍了拍胸脯,晶莹润泽的眼睛里跃动着欣喜,唇瓣漾着甜美的笑,“有什么不行的,按我现在走的秀和代言,别说是养你一个,十个也不成问题!”

    此话说完,陆盏眠后知后觉地咬了咬舌头,自己貌似被他不知不觉给套进去了?抬眸的那秒,只见璀璨如星子入眸的墨色眼睛染着虔诚备至的欢喜,紧接着精致的脸逐渐放大,直至跌落肩膀处。

    猝不及防被他这么一搞,陆盏眠登时手粗无措起来,温热的呼吸喷洒在肩胛骨与雪白锁骨处,令人顿生痒意。

    “陆盏眠。”寇骁内勾外翘的眼睛轻眨,忽而合上,他缓慢地呼吸着,轻嗅着女人身上的茉莉味,像是上了瘾,他低声喃喃,在她耳边说着荤话:“我真想就在这吻你,可我知道,只要我碰你,你就会跑得更远。”

    “就像我第一次偷吻你被你发现的时候,你整整晾我好几周。”寇骁顿了顿,他打了个比喻,“跟胆小蜗牛的触角一样,轻轻一碰,无论我怎么引诱你,你都不再钻出来。”

    这些话无疑是碾过陆盏眠最软的心坎,这些尘封的回忆曾几何时被她放在最贴心的位置,就连寇骁当时的一举一动,甚至细微到他的表情都记录得一清二楚,可如今所有记忆被粗暴、野蛮、强势,给占领。

    她早已不是他豢养的任人摆布的“金丝雀”了,比起将她形容成蜗牛,她更喜欢将自己比作绝无仅有的夜莺,或者是荒漠干涸土壤远离绿洲成长的戈壁蔷薇,脱离别人的依靠,那么她也能活得无比灿烂。

    “蜗牛途径泛滥的盐水终成湿漉漉的水渍。”陆盏眠弯唇,脸上透着诡谲,“她行径过的路上坎坷的盐巴究竟是谁撒的,究竟是谁用镣铐锁住天鹅的脚腕与脖颈?”

    时间仿佛凝滞陷入回流,陆盏眠兵不血刃就让寇骁弃甲曳兵鲜血淋漓,伏尸百万后他拱手相让城池。

    眼前的女人面容精致耐看,乌黑发亮的长发慵懒地垂在胸前,言语犀利半分不相让,可面上却风轻云淡仿佛无事发生。不得不说,陆盏眠在离开他的这些年里,发生的变化是他难以想象的。

    在大学时他是最厉害的辩论高手,而在此刻,他的巧舌如簧像是突然宕机,生了锈。

    “寇骁,我们最好的关系就是我不再为你改变,而你也别再强求。”陆盏眠的话飘逝在风中,她躲过寇骁条件反射般的拉扯,紧接着快步往前走。

    向前走动两步,她顿住脚步,贝齿轻咬着舌尖,满脸的恨铁不成钢。

    该死,她的车压根就停在另外一个角落啊!

    -

    被陆盏眠再次狠言拒绝,真心话被当做废纸揉成团扔进纸篓后,寇骁接到霍明远的电话,他二话没说驱车赶往霍明远的场子。本该热闹非凡震耳欲聋炸响蹦迪音乐的酒吧此时众人纷纷敛声屏气,甚至连招牌都挂着歇业。

    刚凑近瞧,只见霍明远面色狠厉抬手掷着手里的水晶杯,抬眸看到寇骁的那一秒,他肆意的神色稍稍收敛,“来了?”

    “你有脾气去俱乐部撒,正好我也想去拳击场松松胳膊。”寇骁随意执起桌上的酒杯,晶莹的液体顺着光洁的下颌往下划,直到消失在锁骨处。

    闻言,霍明远低嗤,他不耐烦地抬起地上的腿架在茶几上,说出来的话极致刻薄,“我可不想让你从拳台上下不来,回头寇老太太提溜着拐杖来揍我。”

    “我看你比我还不爽,陆盏眠那个狐狸精又招你了?”霍明远说话没着没落,特针对陆盏眠。

    果不其然,下一秒迎接他的是寇骁冰冷生硬不带丝毫感情的注视,他迅速抬起双手表示投降,“我收回狐狸精三个字,不过她最近的营业照你看了没,活脱脱就是勾人心魂的狐狸精啊!”

    只见寇骁眉头紧锁,满脸老干部的茫然,霍明远果断拿出手机想要证明自己绝对不是空穴来风,翻到陆盏眠微博首页,他拿到寇骁面前,“假如我是陆盏眠男朋友,划重点,假如。”

    “我他妈天天把她锁家里,她一向不是清纯白天鹅的人设吗,什么时候走露背野狐狸风了?”

    霍明远不经意地抬眸,只见寇骁暗淡的眸子隐隐藏着欲燃的星火,仿佛下一秒就能火山喷发燃气火蛇。他怂唧唧地往旁边挪动两步,艰涩的咽了咽唾沫后,霍明远轻声为自己降低存在感,“其实这个风格也挺好看。”

    “……”

    “她就没有不好看的时候。”寇骁赤红着眼睛盯着手机屏幕看,恨不得盯出个窟窿来。

    就说两句还喘上了,霍明远赔着笑,明褒暗贬道:“陆盏眠这样的人间妖姬的确世间少有,不过你扔块石头掉河里还有个动静,可她就是个无底洞,你赔上十年还不够?”

    “……”

    “不够。”寇骁盯着那张陆盏眠风华绝代的脸一眨也不眨。

    彻底无言以对的霍明远:“那你就全当我放屁。”

    “你本身就在放屁。”

    这天没法聊了,霍明远双手交叠放在膝头,薄薄的眼皮轻抬,满脸不想跟你多说废话。

    “你说她要天上的月亮我顺道给她把星星都摘来了,她只要跟我服个软撒个娇。”寇骁懒散地斜靠在暗黑色皮椅上,指尖的烟伴随着他的吸入而隐隐绰绰,令人呼吸轻窒的五官隐匿在漆黑中。

    霍明远自然知道他在想些什么,无非就是前段时间寇骁让他给陆盏眠搜罗适合她代言的品牌。金主爸爸一出手,便知有没有,霍明远手底下的品牌自然出类拔萃,不是一线美妆产品就是一线高定成衣。

    可谁能料到面对如此强大的诱惑,陆盏眠竟浑然未动,还原封不动地把合同给还了过来。

    时尚圈有能耐的人一捞一大把,今天错失机遇,明儿可就没这个店了。不过霍明远也仔细地斟酌良久,像陆盏眠那种刚烈不服输的性子,又怎么会像圈内那种“野路子”愿者上钩呢?

    “答应小爷一件事,我就帮你把陆盏眠搞到手,怎么样?”霍明远邪祟的眉毛微挑,满脸写着“这笔买卖绝对不亏”的自信感。

    寇骁是多精明的人呐,他眯了迷眼,伸手把指尖的烟摁灭在烟灰缸里,唇角轻勾,漫不经心道:“说来听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