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犸家园 > > 穿成反派的前男友[穿书] > 第 2 3 章
    傅北川的动作太快,就连和米苏同桌的苏元,都没能插得上手。

    等老师和班上其他人反应过来时,他早已经消失在了视野里。

    米苏一走,教室里瞬间一片闹哄哄,所有人都被米苏刚才那一下给吓了一跳。

    科任老师也担心米苏出什么紧急情况,这会儿也顾不了别的,嘱咐班长维持班上纪律,便匆匆跟了上去。

    还没走出教室,就见身侧有人跟着一同窜了出来,他扭头只听见一句,“李老师,我也去看看米苏”,随即就见一道人影飞也似的跑没了踪影。

    李老师张了张嘴,又徒劳的闭上。

    算了,特殊情况也顾不上那么多。

    李老师心里嘀咕一句,脚下也跟着加快步伐往校医室赶去。

    傅北川抱着米苏一路疾驰出教室,怀里的人仿佛一坨火焰,隔着衣服他都能感觉到对方身上滚烫的温度。

    米苏在发着高烧。

    意识到这一点,傅北川的眸子又是一沉,脚下的速度越发加快。

    好在校医室就在他们这栋教学楼的对面,离的不远。

    傅北川抱着人直直冲了进去,连招呼都顾不上。

    “这是怎么了?!”里头的校医被他这动作吓了一跳,嘱咐他将人抱到里间的病床上放平,便赶忙拿着听诊器走了过来。

    “昏倒,高烧。”傅北川言简意赅的说了下米苏的情况,便让开一旁给校医腾位置。

    “先测体温。”听见说在高烧,校医就要返身回去拿体温计,却被傅北川给拦下了,“我去拿,你先给他做检查。”

    话落,他人已经匆匆走向外头的办公桌。

    “就在桌上药箱里。”校医见状也没和他争,嘱咐了一句,便开始为床上的人做检查。

    海市一中作为全省重点中学,其医疗设备和教学环境一样优越,为的就是应对学生的各种突发情况,以争取更多的救治时间。

    里头的医生也同样是聘请的经验丰富的医师坐诊。

    所以基本上寻常的小病校医室里都能解决。

    鉴于米苏晕倒还高烧,校医怕他有别的病症,在基本检查过后,又为他做了更系统的全面检查。

    而检查过程中,傅北川全程都在旁盯着,一张脸乌云密布,薄唇紧抿着却又半句话不说。

    校医被他这样的目光盯着,简直浑身的汗毛都要立起来了。莫名感觉自己仿佛是古代为皇帝心爱的妃子看诊的太医,稍有差池就会被暴怒的皇帝诛灭九族的惊险,逼得他每一个动作都小心又谨慎,生怕为自己招来杀身之祸。

    明明对方不过是个高中生而已。

    校医顶着巨大的压迫感,战战兢兢的摆弄着各种仪器,拿出了比平时更多倍的认真。

    好在床上的学生身体状况良好,检测出来的结果也都显示正常,这次晕倒只是因为长时间的疲劳加上感冒高烧才引发的连锁反应,所以才看起来那么严重。

    拿到报告单的校医偷偷在心里松了口气。

    不过这体温的确是有些高了,393°c。

    “感冒发烧引起的晕厥,没什么大碍,不过有些烧脱水了,得挂液体。”校医放下手里的检查报告,下意识对身边的男生讲解了一句,随即又道,“输液需要些时间,得留一个人在这陪着他。”

    “那我留下!”校医话音刚落,苏元便率先开口道。

    傅北川抱着米苏来校医室不久,他便也赶了过来,见校医在给米苏做检查,便一直站在边上看着没吭声。这会儿听说需要人陪着,他便想也不想的揽了下来。

    他和米苏的关系亲近,留下来照顾米苏也更方便一些。

    “那就苏元留下来陪米苏,傅北川同学和我先回教”后面赶来的科任老师李老师听见米苏没什么大碍也跟着舒了口气,听见苏元主动请缨就要点头答应,却冷不丁被一旁的傅北川打断。

    “我留下。”傅北川只说了两个字,话里的坚决意味却不容人忽视。

    李老师顿时一愣。

    苏元也是一愣,随即他又扭头看向傅北川,“还是我来吧,我”

    一句反驳的话刚要出口,对上傅北川看过来的视线时他却猛的消了声。

    冷沉,锐利,仿佛被冰箭沿着脊骨划下一道,透着彻骨的寒意。

    明明傅北川看过来的视线一如既往的冷淡,苏元却有种被冰霜冻住的阴冷感。

    好像又回到了最初的傅北川给人的感觉,让人不敢对视,更不敢违逆。

    “我留下。”傅北川的视线从僵住的苏元身上移开,看向一旁的李老师,难得的多说了两句,“还有两天月考,复习对我影响不大。”

    这话倒是不假。

    以傅北川的成绩,别说是影响了,即便是不复习对他都没丝毫的关系。

    全省第一的实力不是摆着看的。

    “那行吧,你留下。”这话明显说服了李老师,他点了点头,转头朝苏元道,“苏元跟我一块儿回教室,等下课了再来看米苏。”

    苏元没说话,他现在还愣神在傅北川刚刚的视线里没能反应过来。

    原本这段时间的接触下来,他对傅北川的感官变了很多。他以为对方只是个不善交际的内向男生,但内心里却是温柔的。而随着他们接触的增多,他也眼见着对方的态度越来越和缓,甚至还有了笑容。

    但直至刚刚,他才发现自己错了。

    傅北川内心的确有温柔,但那只是在面对米苏的时候才会有,对于其他人而言,他依旧是那个冷淡疏离的傅北川。

    仿佛他所有的一切温柔纵容,都只对着米苏一个人释放。

    “走了。发什么愣呢!”李老师说完半天都没见苏元有反应,忍不住伸手拍了他一下,而后推着他一起往校医室外走,一边走一边对傅北川道,“有事记得给我打电话。”

    “好。”傅北川低声应下,脚下没挪动丝毫。

    听到傅北川的声音,苏元没忍住又回头看了他一眼,正好对上对方看过来的视线。

    沉静、冷淡。

    虽然没了刚刚那种压迫感,但依旧让人感觉到疏离。

    苏元跟他对视了一眼便又立马移开了视线。

    说不清心里是什么感受,但他潜意识里却知道,这人并不如他表面上看到的那样简单。

    这直觉让他让自内心的感觉到了危险,却又寻不出解决的办法。

    一直到走回教室,他的脑子里都是乱哄哄的,理不出头绪。

    傅北川倒没像苏元想的那么多,也并不在乎别人对他是怎样的看法,他现在只想安安静静的守在米苏跟前。

    好容易送走了多余的人,他立马转身回到了米苏的身边坐下,看着点滴一滴滴的往下掉,又伸手探了探米苏的额头。

    之前刚测完体温时校医便给米苏打了退烧针,这会儿的温度已经逐渐降了下来。

    但傅北川的脸色却依旧很沉。

    他想到了之前在教室里时看到米苏忽然晕倒的那一幕。

    那会儿他正好看向米苏,也亲眼目睹了米苏整个人像突然失去支撑的风筝,一点点往地上滑落。

    脆弱又单薄。

    拉扯着他的心尖也像是被揪住了一样,生疼。

    偏偏他离得那样远,只能眼睁睁看着却不能在第一时间冲过去扶起他。

    一如那年从楼梯上摔倒的妈妈,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不停的从楼梯上滚落下去,伴随着洒了满地的鲜血,却无能为力。

    那种失重的无力感让他恐慌,也让他憎恶。

    却又像魔咒似的纠缠着他,在无数个夜里侵入他的梦境,搅得他不得安宁。

    傅北川深深吸了口气,攥紧了微微发抖的双手。

    他绝不能再让同样的事情再重演一次。

    也绝不愿再眼睁睁的看着这样的状况却无能为力。

    米苏说的没错,他们必须成为同桌。

    只有成为了同桌,两个人的距离才能更近,他才能更好的守护着他。

    这一刻,傅北川无比强烈的期盼着月考的快点到来。

    更甚至他连月考那短短的几天都不愿意再等,就想直接去找班主任商量换座位的事。

    只有将米苏放在身边,他才能有些许的安心。

    “唔”

    病床上的人忽然梦呓了一声,傅北川猛的抬头,却见床上的人依旧眉眼紧闭,并没有要醒来的迹象。

    只是一双眉头却越皱越紧,像是正在经受什么痛苦的事情。

    “米苏?”傅北川只觉得心头一揪,赶忙开口小声唤了他一声,试图将他从梦魇里解救出来。

    然而病床上的人却没有任何反应,只一双眉头皱得更紧,嘴巴还不停的张张合合,像是在呢喃着什么。

    偏偏声音实在太小,加上高烧的原因,嗓音已经有些沙哑,根本听不真切。

    “要我”

    又是断断续续的呓语溢出来,米苏的神色也跟着变得越发焦急,连脑袋都开始左右摇摆。

    傅北川怕他是有什么需求或是哪里不舒服,赶忙站起身凑近了去听,而后就听见对方嘴里呢喃着他的名字:“傅北川”

    “嗯,我在。”傅北川柔声应了一声,随即伸手握住他不安的左手。

    大概是感觉到了他的安抚,米苏的神色终于缓和下来。

    随即就听他又呢喃道:“不要讨厌”

    “不要讨厌我,傅北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