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犸家园 > > 穿成反派男主极品娘[穿书] > 第 27 7章
    季秋阳的脸陡然涨红,头也迅速转了回去,他的腰背还是挺直,但整个人却很慌乱,声音都带了颤色,“抱歉,是我失礼了。”

    “不打紧。”姜靖怡瞧着他的反应忍不住笑了,她才刚扯开衣带呢,没想到竟这般凑巧。也就在古代会当回事儿,在上辈子穿着吊带出门都很正常好不好,更别提季秋阳瞧见的时候她只露出了肚兜呢。

    但季秋阳显然并不这么想,他看着姜靖怡笑颜如花的脸突然脱口而出,“我会负责的。”

    “什么?”姜靖怡险些以为听错了,她将衣服换好,走到他跟前又问了一句,“你方才说什么?”

    季秋阳的脸还挂着红晕,有些不敢与姜靖怡对视,眼前甚至还能看到那摸肚兜的颜色,他抿了抿唇眼神坚定道,“我说我会负责的。虽然我是无心之失,但却于你名声有碍……”

    “那大可不必了。”姜靖怡脸上的笑意淡了淡,“我说了,我并不介意。”

    “可是……”季秋阳眉头紧皱,心里不知为何因为她这话有些不悦,不知是因为她的不介意还是什么。

    姜靖怡的好心情彻底没了,表情也淡淡的,“早在我们成亲的时候于我的名声已然有碍,哪怕我们没有夫妻之实,哪怕你没有逾矩的地方,在名义上,我们都是夫妻,在外人看来我都不再是黄花大闺女。名声?呵,你现在记起这个难道不有些太晚了吗?”

    她的话说的不留情面,但击打在季秋阳的心上却让他喘不过气来,额头都在她迫人的目光中冒出冷汗。

    是了,他们已经成亲,外人眼中他们就是夫妻,哪怕他们什么都没有,哪怕有一日姜靖怡离开季家,世人又该用什么样的眼光看她?

    倘若姜靖怡还是原来那个自私自利刻薄恶毒的女人,他尚且能安慰自己是她自找的,毕竟这婚事是她碰瓷得来的,可如今的姜靖怡本就是可怜人,竟还要承受那些冷言白眼,他心里竟于心不忍了。

    季秋阳心中挣扎,有些说不明道不清是个什么感觉,他想说些什么,张了张嘴却又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他心里隐约有个念头在叫嚣,不如就这样错下去,男人在世早晚都要娶妻,如今的姜靖怡已然不错,他还有什么好不满足的。

    可另一方面又有一个声音在告诫他:别一厢情愿了,哪怕你乐意,姜靖怡都不一定会答应将错就错下去。

    季秋阳手指微微的颤抖,他看着姜靖怡半晌竟没说出其他话来。

    姜靖怡也没想逼迫他,反倒是觉得这人还不算太冷血,起码会为其他人考虑。

    但同情不是感情,更何况她没觉得现在有什么不好,她需要一个暂时的栖息地、落脚点,甚至于等季秋阳日后为官她还得抱大腿找靠山……

    当然若是有朝一日,他们彼此能找到喜欢的人那更好,各自婚嫁,也是不错。

    季秋阳呼了口气道,“既然如此,那家里的买卖也该计较清楚才是。”

    姜靖怡眼神闪了闪,“你想怎么计较清楚?”

    季秋阳抬眸瞧她,复杂的情绪已经压下,“等你开了铺子,你若需要大哥大嫂他们帮忙,只给开工钱便是,在之前卖卤肉的钱,方子是你提供的,你也跟着去卖,所以按劳分配,你七,大哥他们三。如何?”

    姜靖怡点头,“可以,但这事儿你自己与大哥他们说去。”

    开铺子之前卖卤肉赚的钱她并不怎么在意,但开铺子后的事儿她原本就是这打算,还在想怎么和他们说呢,没想到季秋阳主动提出来了,倒是省了她的麻烦,亲兄弟还明算账呢。

    至于方子的事,这年头哪怕是同样的方子做出来的恐怕都不一定是一个味道。季家人厚道,云氏夫妻和季老太对她也不错,即便这方子给了他们也没什么,毕竟她脑袋里好吃的东西多着呢,她不在乎这一个。至于往后开铺子,自然是要入乡随俗去买人来了,她毕竟是要享福的人,可不会一直钻厨房。

    不过这事儿倒是给她提了醒,贺延都说铺子去面谈一下办了手续就能用了,那她也得赶紧去买几个厨子准备起来先培训着才是。

    季秋阳颔首,“好。”

    不知为何,姜靖怡答应了,他心里反倒有些失落。总觉得这样做已然将两人关系推的更远。

    一想姜靖怡心里恐怕只想多赚些银子好离开季家,季秋阳的心竟然隐约不舒服起来。

    两人一前一后从屋里出来去正屋用午膳,季老太笑眯眯的给两人夹菜让他们多吃一些。

    下午云氏她们忙着泡豆子还有其他事情,季老太撵着两人去休息,“秋阳读书也累了,下午就陪着靖怡好生休息,其他事不用你们操心。”

    麦收决定找人,自然就闲着了,姜靖怡瞧着季老太殷勤的样子,不由想起那日云氏说季老太盼着抱孙子这事儿,她瞥了眼季秋阳,不禁叹气。

    抛开其他来说季秋阳其实真的是个谈恋爱的好人选,虽然人古板无趣了一些,偶尔腹黑不那么正经的时候也挺吸引人的。

    但和他生孩子……

    姜靖怡忍不住打个哆嗦,她可不想当反派男主的娘呢!她如果是女主的娘多好,天生的富贵命,哪像现在为了点钱费心劳力,美容觉都不能睡。

    “娘您也注意休息。”季秋阳跟季老太打了招呼,朝姜靖怡微微颔首然后回屋。

    姜靖怡本来就困,回屋躺床上就睡了过去。

    醒来时天色尚早,季秋阳端坐在书桌前写字。

    夕阳透过窗户打在他的侧脸上,投出淡淡的阴影。棱角分明的侧脸,配上略显冷淡的双眸一时间让姜靖怡有些看呆了。

    “醒了?”季秋阳回头就瞧见姜靖怡正呆愣愣的坐在那里,不由奇怪道,“瞧什么?”

    “瞧你。”姜靖怡脱口而出。

    季秋阳脸又红了,心情莫名的好起来,他咳了一声起身将纸笔收拾起来,“你再休息会儿,我去与兄嫂说。”

    姜靖怡略有惊讶,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她竟觉得季秋阳方才的神情有些激动?

    姜靖怡不知季秋阳如何与季冬阳说的,总之晚饭前季秋阳便跟她说此事已经说明白了。

    用晚膳的时候姜靖怡不出意外瞧着季冬阳夫妻情绪有些不好,其实想也明白,季秋阳没成亲时,夫妻俩努力赚钱为的就是一家老小,还得供这季秋阳读书用钱。

    好不容易姜靖怡带着他们赚钱了,季秋阳却告诉他们要把钱分开算。

    他们心里能好受才怪。

    不说他们,就连季老太神色也有些萎靡,瞧着姜靖怡的时候忍不住就叹了口气。

    姜靖怡很好奇季秋阳如何与他们说的,但她并不想就此说什么,毕竟不管是买铺子的钱还是周转资金还是本钱都需要她拿钱,她没有那么大方到拿自己的嫁妆补贴季家的道理。别说她和季秋阳只是面子夫妻,就算是真正的夫妻也不能够把她的钱分给别人的道理。

    季秋阳亏欠季冬阳夫妻那是他的事,跟她无关,她如今做的已经仁至义尽也对得起季家人对她的好了。

    饭后姜靖怡在院子里消食,季琳夏掐着衣角过来,“二嫂。”

    姜靖怡看她,“有事?”

    季琳夏咬唇点点头道,“二嫂,等你开了铺子,我也能去帮忙吗?”

    “自然可以。”姜靖怡笑,“不过你今年十五了,不是得说亲了?”

    “不说。”季琳夏抿唇笑了笑,“二哥不让我现在说婆家,让我等上两年十八再说亲不迟。”

    姜靖怡瞧着季琳夏娇俏的模样顿时了然,看来季秋阳对自己科举路很有信心啊,明年秋天是乡试,后年春闱,而那时候季琳夏十七。秀才的妹妹和进士的妹妹找婆家自然是不同的。

    不过这考虑姜靖怡倒是赞成,便道,“只要娘和你二哥答应我这没有问题的。”

    “娘答应了,二哥说随便我。”季琳夏顿时高兴起来,瞥了眼大房那边,季琳夏小声道,“二嫂,大嫂不是有意的,大嫂人挺好的,等她想明白了就好了。”

    姜靖怡应了一声,若是云氏和季冬阳真因为这个就生了二心,那她及时止损也是可以。若是云氏他们能想明白,她也不介意带着他们一起吃肉。

    季琳夏突然扯扯她的袖子道,“二哥来了,我走了。”

    “大哥大嫂都是明理人,给他们时间会想明白的。”季秋阳缓步到了旁边顺手从旁边抓了一把青草喂给围栏里的鸡。

    姜靖怡哦了一声,转身回屋拿衣服去洗澡了。

    季秋阳瞧着她的背影抿了抿嘴,不透气的感觉更严重了。

    等季秋阳回房,姜靖怡才道,“明日我去清水县看铺子,若是合适就直接办手续了。”

    季秋阳嗯了一声,“好,可需要我与你一起去?”

    姜靖怡摇头,又道,“舅舅说那铺子有个后院,我打算搬过去住。”

    季秋阳铺着蒲苇席的手一顿,面色一暗,半晌没答话。

    “你不说话那就是答应了。”姜靖怡身上早换了睡觉的寝衣,她仰躺在床上笑道,“等我搬走了你就不用睡地铺了。”

    季秋阳定定的看着她,半晌才道,“这恐怕不合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