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犸家园 > > 七零兔精女知青 > 第 19 章(含入V通知入)
    陆振国乍一听到这话,第一反应就是觉得荒唐,低声吼了自己妹妹一句,“小芝,不要乱说话!”

    陆丛芝吓了一跳,她哥还从来没这么严肃地对她喊过呢,不过她也知道是因为自己刚才的话,多少有些心虚,即便她不怎么相信,可强烈的好奇心还是驱使着她问下去了:

    “哥,我今天在青青姐那里,听到一个女知青说你俩在一起了,是真的吗?”

    “你,你去她那儿了?”陆振国突然有些词穷,耳根都红了,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明明那人在他原先的意识中就是一个爱偷懒、四处勾搭人的女知青,可提到她,他眼中浮现的却是那天她过来跟她请教翻地,柔和地冲着自己笑的场景。

    “嗯,哥,我没敢问青青姐,我也知道那女知青跟青青姐关系不好,所以就回来问你了,其实,其实”

    陆振国顿了顿,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其实什么?”

    陆丛芝张了张嘴,还是说了出来:“哥,其实青青姐挺好的,今天她去镇上,还给我买了奶糖和糕点,她不嫌弃我,愿意跟我聊天、教我写字,我很喜欢她,要是以后她做我的嫂子,我会很高兴的!”

    “小芝,以后别瞎说了,天都黑了,快去睡吧。”陆振国冲着妹子摆摆手,让她回屋休息。

    陆丛芝虽然有些不甘心,没有得到哥哥的确切回复,可还是听话的回去了,临走前,把兜子里的奶糖抓了好几块,放到了哥哥的炕边上,“哥,以后我还能跟青青姐一起玩儿吗?”

    陆振国没有说话。

    在妹妹走了后,他盯着那几块蓝白相间的奶糖,上面的小白兔两只长长的耳朵,灵巧地立着,圆圆的眼睛,警惕诧异地看着自己,就像那天在炕上第一眼见到她时那般

    自己出手的话,一切只会愈演愈烈,也不知道她会如何面对那流言,会不会偷偷哭,还有,她为什么会对小芝这样好,难道真是如外面所说,看上自己了?不对,这不可能,可要不是,那她又为何

    他这是怎么了,那一看就机灵矫健的兔子,怎么就联想到看起来柔柔弱弱的许青青呢!

    至于结婚这事儿,他是没有想过的,就他现在的样子,不管娶谁都是耽误人家,他只希望能好好的跟奶奶和妹妹在一起!

    胡乱摊开被褥,陆振国躺了进去,一夜无眠。

    徐梅花今天要羞死了,她觉得自己这人丢的,不到明天肯定附近几个村子都能知道了,偏偏还在柳树沟那村长儿子面前!她曾经也对他打过主意的,虽说没成,可她还是要脸面的!

    跑回家后,她就冲着自己娘吼了一通,连个棉裤都做不好,让她在外人面前那么丢人。

    徐梅花向来自诩是附近村子里最好看的姑娘,还从没有如此出丑过,静下来想了想,这都怪许青青那个狐狸精,要不是为了跟着她,她也不会出那么大的丑!看来,明天还得再加把劲儿,让大家都知道她那死皮赖脸、水性杨花的性子!

    至于陆振国,她就不信,到时候他不介意!到时候只怕要迫不及待地跟她保持距离呢!

    青青可不知道徐梅花丢了那么大个人厚,还有心思算计自己,晚上知青们回来后,知青点被李英红闹腾的人仰马翻的。

    不说知青们对她有多少意见,就连卫生所的大夫都厌烦了她,明明告诉她自己查不出什么毛病,让她再去镇上大医院看看,可她就是赖在那里不肯走。

    他也觉得怪了,这姑娘明明哪里都好好的,偏就说不出话来,嘴里还一股粪坑的味道,要不是现在国家不让搞封建迷信,他都想叫她去庙上烧个香拜拜了,这怎么看都像是撞邪了呢!

    李英红都要疯了,之前明明还好好的,怎么在厨房里跟冯桂香她们说话,呛了自己一口口水,就再也说不出话来了呢,嘴里还一股臭味!

    现在她连嘴都不敢张了,就连向来跟她交好的赵曼,都躲着她,还非要让她搬去后院空房子里自己住。

    她这到底是怎么了!想到自己真的如许青青诅咒的那般嘴里臭了,她就气得不行,都是许青青那个贱人乌鸦嘴!

    懒得理会赵曼和李英红间的争执,青青早早地洗漱好钻进了被窝,用灵力屏蔽掉她俩的声音和气味,美美地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青青精神好得很,自从有了灵力,每天晚上她修整过后,都会有所进步,身体和睡眠自然好了不少。

    可没了陆振国身上那股至真至纯的灵力灌注,她的增进就少了许多,要是指望就靠这样恢复到原来水平,回去灵仙宫,估计等她这具身体老死也够呛。

    不过青青心态很好,陆振国一个肉体凡胎都能有灵力,不管他是在哪里得到的,她早晚也能遇到。

    所以青青一大早就跟着冯桂香去地里干活了,没理会哭闹了一夜的李英红。她受到这样的报应就是活该,虽然她也没想让她一直这样下去,可起码要等到她改了自己的性子后再说,就当免费帮她娘教育孩子了!

    赵曼要烦死了,她原先跟李英红交好,也是冲着她易怒还没脑子的性子,外加嘴上不饶人,是个可以利用的工具。

    可这人不知是走了什么霉运,突然就变成了哑巴,还一嘴的大粪味儿,跟她待在一个屋子里,简直要了她的命,昨天一晚上,她都没合过几次眼,李英红哭哭唧唧地在那里闹腾,唉,也不知道许青青是怎么睡着的!

    不过,想到昨天听来的关于许青青的传言,她的心情又好了不少,看来不用自己出手,她的名声也好不了了呢,这样一来的话,她这两天可以再去一封信,这回多要点钱,她今年的新衣裳就有着落了!

    也不知道这话是谁传出来的,现在李英红是变成废物了,她也许该去交些新朋友了呢!

    青青今天翻地翻得也很顺利,有灵力护体,她做起来几乎不用怎么费力,甚至她还悄悄帮了下冯桂香,让她也省力许多。

    冯桂香两个小时就把往常需要一上午的农活做完了,身体还不像前两天那么累,她把这一切都归功于昨晚吃的猪大骨了。

    “青青,以后我们每周都去镇上买一次猪大骨好不好,我发现昨晚吃了那骨汤面疙瘩后,今天干活都轻松不少。”冯桂香忙活完后,本想来帮许青青做一些,发现她也忙完了,于是拉着她去一边干草堆上聊天。

    青青低头笑了笑,好吧,有骨头汤这个借口,她以后可以多帮帮桂香姐了。

    哎!!!对啊,有冰棍脸在,她虽然没法再给陆奶奶和小芝送野物,可她现在有灵力呢,既然能帮着桂香姐解乏省力,那一定也能帮她们恢复身体!

    如果她帮陆奶奶和小芝把身体养好了,那不也是报了恩了吗!

    对,就这样!说做就做,现在还是上午,大家都没下工,反正她上午的量已经做完了,先走也没什么,拜托桂香姐守在这里等记分员检查好了。

    “桂香姐,我突然想起来有些事要去找一下小芝,记分员要是问的话,麻烦你帮我说一下呗,就说我有事先回去了。”

    “行,你去吧,反正我也得在这儿,放心吧!”冯桂香满口应了下来,她发现现在的许青青跟之前完全是变了个样,看着还是娇弱的模样,可干起农活来,强了不知多少倍!

    不过想想也是,刚来的知青都不太会干,也许现在是适应了吧,那应该也还是最近吃的好,看来以后那骨头还是要多买些才行!冯桂香默默地决定要么以后一周吃两次好了,反正她现在有钱了,那东西不贵也不要票!

    青青走着林子里的小路去了陆家,想了想,还是带上了一只野鸡,还神秘地在布袋子里装了些其他的东西。

    陆丛芝见到青青姐来了,很是兴奋,拉着她就进了自己的屋子,奶奶睡了,她正好可以好好跟青青姐说会儿话。

    “青青姐,你怎么又带了野鸡来啊,你自己留着吃呗。”虽然昨晚那浓香的骨汤面疙瘩还在她脑海中回味,陆丛芝也不想再收下青青姐的东西,她已经拿了好多了,又没什么回报的,怎么好意思。

    “拿来我们一起吃啊,中午我就不走了。”在捉野鸡的时候,青青就想好了,既然想给她们治病,那就得来陆家,据她感知,她俩的毛病一个是年头太久,积劳成疾,一个是娘胎里带来的,加上平时吃的不好,营养不良,不是那么容易调理的。

    她现在的灵力级别还太低,只能慢慢帮着调理,所以这不是一次两次的事。可既然要来陆家,不可避免会碰到陆振国,虽然头疼,她还是下定了决心,这个恩,必须要这样报!

    不管他愿不愿意,她这次就撒(撒)泼(娇)耍(使)赖(性)了,而且,有了袋子里那些东西,借口她都想好了,想他应该不会拒绝。

    于是,陆振国中午下工回家的时候,就见到了厨房里忙的乐呵的自家妹子,还有旁边那个令他失眠了一夜的许知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