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犸家园 > > 我在横滨满脸问号的日子 > 第二十四天二流浪
    夜晚,凉风习习。

    宇智波晚空正在摆弄着手中的旧相机,太宰治便靠着她睡觉。

    “阿切——”太宰治一个喷嚏就醒了,眼神迷糊。看见宇智波晚空还在玩相机,捏了捏鼻子,带着厚重的鼻音说:“你都玩了一晚上了。”

    “嗯,好玩。”

    太宰治嘟囔道:“一个胶卷相机有什么好玩的。”

    宇智波晚空不理他,眼睛亮亮的。她在想要是有一天能够回去,她一定要给母亲大人拍一套照片,再给宇智波拍个全家福。

    还有泉之国的花,水之国的海,她都想拍下来。

    画与照片总归是不一样的。

    “好冷啊…… ”太宰治拉了拉衣领,又往宇智波晚空身上靠了一点,“你冷吗?”

    宇智波晚空说:“还好吧。”

    “还好是冷还是不冷?”

    “有点点冷,但也没冷到受不了。”

    太宰治自动屏蔽后半句话,“既然空酱也冷的话,我们就去森先生那里蹭房子住吧!”

    “这里有菜菜子看着,你离开一会应该也没事吧?”

    宇智波晚空“唔”了一声,“话是这么说没错,可是我们有什么理由去蹭森先生的住处呢?”

    她还欠着森医生两场手术费,虽然森医生也没找她要,但总觉得亏欠着点什么。

    医疗忍者在宇智波家几乎可以说是宝贝祖宗一样供着的,她下意识对医生有种敬畏之心,更何况森医生医术挺高超的。

    得罪谁都不能得罪医生。

    太宰治撇撇嘴,“我是他的学生,蹭他的住处难道有问题吗?”

    “好像没问题。”宇智波晚空声音略带疑惑:“不过你是他的学生?”

    “对啊!”

    “…… 不知道哎。”

    太宰治嘴角下撇,“我们认识这么长时间你都不知道么?”

    宇智波晚空老老实实的摇头。她从未关注这方面的事情,自然不知道。

    “啊呀,空酱的情报这么缺失,怪不得会接到那三个跟坑一样的任务呢。”太宰治的声音嘲弄中带着怨气。

    宇智波晚空不知道他的怨气从何而来,心里面想着我只想安静的当治理小姐的甜品师,要那么多情报干什么。

    心里面想的挺多,但嘴上愣是唯唯诺诺不敢说。宇智波晚空活生生的转移话题,“既然你拜师了,有送森医生拜师礼吗?”

    “什么?”

    “拜师礼。”宇智波晚空又重复了一遍,“既然拜师了当然要送师父礼物。”

    太宰治愤愤道:“那家伙现在把我当廉价劳动力一样使唤,我干嘛还要给他送礼物啊!”

    宇智波晚空高深莫测一笑,“这你就不懂了。”

    想当年她小小年纪被丢去胜三山,拜的师父是猫仙人,猫可比人难伺候多了,各个都被她顺毛顺的教了她不少绝技。

    “你与他是师徒关系,你送他礼物好似天经地义,实际上收到礼物的人心里总是开心的,一开心,自然会对你好,就算他对你不好,那他心里会过意不去。”

    太宰治“切”了一声,“那家伙就算合理性的化身,绝不会对一点小礼物所打动的。”

    他能清楚的明白,自己就是被森鸥外当作工具一样使用,一件谋夺港口黑手党的工具。

    “不,太宰治。”宇智波晚空难得叫了一次他的全名,目光深邃,“只要他还是人,只要他还生活在这个世界上,就不会全然的没有感情。”

    “所谓理智的化身,不过是因为感情没有压倒利益罢了。”

    太宰治打了个哈欠,“你又懂多少呢?你不过只比我大一岁罢了,宇、智、波、妹、妹!”

    最后几个字他特意咬重音强调。

    宇智波晚空撑了个懒腰,像个饼子一样摊平在屋顶上晒月光,神色自若的说:“作为一名忍者,三十岁就算是寿终正寝了。”

    “我现在可是人在中年了。”她笑了下,“中年老女人的话还是挺有建设意义的。”

    “…… ”

    “那又能怎么办?”太宰治也学着宇智波晚空的动作把自己摊平在屋顶上,“我没有钱,你也没有钱。”

    “难不成你还要去接个黑市委托替我送拜师礼么?”

    “为什么不可以呢?”宇智波晚空反问,“我说过,你总能让我开心。”

    太宰治:“你答应过美纪的哦。”

    宇智波晚空狡黠一笑,“我只说我尽量,况且黑市里面又不止有暗杀的委托。”

    虽然他莫名其妙生气的次数也不少,但宇智波晚空算下来,觉得还是开心最重要。

    后半夜,海浪冲击着礁石,翻出白色的浪花。潮水袭上沙滩,留下一片潮湿又缓缓褪去。

    太宰治正蹲在礁石上,看宇智波晚空卷起裤脚踩在沙滩上,时不时的弯腰,从沙子里面扒拉出一只螃蟹。

    “空酱——第几只啦?”太宰治手作喇叭形状,放在嘴前朝她喊道。

    宇智波晚空比划了一下,第十八只。

    太宰治本来也想下来帮忙捡螃蟹的,但是宇智波晚空看见他身上穿的西装,果断拒绝了。

    弄脏弄湿,还得要她来处理,最后麻烦的还是她。

    在水和帮太宰治当人形挂烫机之间,她选择前者,干脆一手包办了。

    她眼睛在晚上不好使,但今夜月色极好,天地一片银白,好似万物都在发光一样。凭借着出色的听力,她挖螃蟹一挖一个准。

    太宰治杵着下巴看她,月光笼罩在她身上,从头顶的发到脚尖的指甲,带着层浮动的微光,没有阳光的温暖,是一种让人舒服的清凉。

    就如同她本人一样。

    宇智波晚空忙活了大半夜,拎着两筐螃蟹上了岸。

    她从中拎出四只比较肥硕的放进封印里,就地就在港口卖完一筐,数了数手中的钱,“等下给森医生送完螃蟹,还可以带美纪和浩也去一趟商场。”

    她好像又找到了致富的新道路。

    太宰治双手枕在脑后跟着她身后,满脸不情愿地向森医生的诊所走去。活像个家长要去找老师咨询在校情况的小学生。

    不知道是不是太宰治的错觉,在宇智波晚空强行拎着他进房间,就一筐螃蟹和森鸥外进行友好会谈之后。

    森鸥外似乎对他多了点未曾浮于表面的真情实意。

    对此,宇智波晚空的解释是这样的,“虽然我不知道你们俩为什么就师徒了,但任何关系的建立一旦完成,两个人之间总会比其他人更要亲密一点。”

    而任何关系的建立,都是相互的。

    就像她和浩也美纪、治理小姐还有小咪,他们通过一年的时间建立了一段亲密的似亲似友的关系,在这个世界上总比其他人的联系更要密切一点。

    太宰治注视着她的背影垂下眼眸,喉结动了动,声音很轻,“…… 那个。”

    “嗯?”宇智波晚空回头看他。

    太宰治一秒活泼,笑眯眯地问:“逛商场带上我吧!”

    “好的。”

    宇智波晚空下午在店里面给治理小姐的柜子画图案,一一只穿和服、梳着发髻,手拿折扇的猫在最中央,武士浴衣猫帅气逼人的守卫在一旁,两只毛发凌乱的猫则是爬在他们的身边。

    “京子,常威,点心子,寿司子,这四只猫都有名字的啊!”治理小姐蹲在她的身边,好奇地看着这四只画在柜子上,但尚未点上眼睛的猫。

    宇智波晚空郑重地点头,“他们都是四只可厉害的猫,一定会保护好治理小姐的。”

    “说的像是门神一样。”治理小姐歪歪头,温柔地看着她,“空酱果然是我的小天使。”

    宇智波晚空嘴角翘起,假咳一声,“咳,还好。”

    “不过点眼睛的颜料不够了,我今天晚上去买一点。”

    话音刚落,治理小姐就从钱包里面拿出一叠纸币递给她,“给,颜料钱和这个月的工资。”

    宇智波晚空拿一旁的毛巾擦了擦沾满颜料的手,接过钱,一眼就看出这可比以前的工资多了好多。

    “治理小姐数错了吧?”

    “没有哦,空酱这个月帮忙装修店铺也出了很大的力,当然要多给一点咯。”

    宇智波晚空说:“我本来就是治理小姐的雇员,帮忙做这些事情也是正常的吧?”

    “空酱以前不知道被谁给压迫成了这样,竟然会这样想,出一份工领一份钱才是合理的吧。”治理小姐心疼地摸了摸她的头发,“况且空酱不是说有看好的房子想租吗?现在正是缺钱的时候吧。”

    她本来有想过让宇智波晚空带着那两个孩子与自己同住的,但被宇智波晚空拒绝了。

    这不是一个喜欢被施舍的孩子,治理小姐只能在其他地方多多帮衬她了。

    “不过,按照空酱省钱的程度,早就该租一套房住着了吧?”

    宇智波晚空回道:“那是因为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

    “什么事情?”治理小姐疑惑道。

    宇智波晚空竖起一根手指在嘴前,“保密!”

    “小坏蛋。”治理小姐推了一下她的脑门,“对了,今天晚上我和十寸先生也要去商场,如果…… ”

    “没事,你不喊我我绝对看不见你的。”宇智波晚空十分有眼色的说着,反正她眼睛本来就不好。

    治理小姐娇笑了一声,“就会打趣我。”

    宇智波晚空耸耸肩。

    “还有一件事情要和空酱说,今天有人打电话过来,希望雇佣空酱一段时间。”治理小姐说道:“他说不会影响你在甜品店的工作,而且店子到下个月才装修好,你也可以去试试的。”

    宇智波晚空连问都没问是谁想雇佣她,直接一口回绝。

    “不要,做什么事情都要从一而终。”

    而且在一个任务期间接第二个任务,这个可是行业大忌。

    作为一个有原则的前忍者,她才不会干这种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