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犸家园 > > 娇娇是个万人迷房子精 > 世新世界
    “你都看见了。”

    不是疑问句,是陈述句。

    娇娇看着门口微微一笑的和尚,清风徐来,君子如竹,雅正有德。

    笑容要垮掉了。

    完了,第四个看见了,她要完了。

    第一次被当场抓住,就好像小偷偷东西当场抓获,那个紧张刺激,不安忐忑,血液一下子凝固了。

    冷得手脚冰凉。

    “咳咳……”娇娇动了动手脚,挪过去。

    这些日子相处下来,她觉得和尚也不是蛮不讲理的人。

    是吧……人也挺好……他们俩也没有很多接触……

    怎么说,也不应该是法海抓白蛇那种。

    “清慧大师……”

    和尚低头看见了晨曦处磨磨蹭蹭过来的少女,一身红衣似火,乌发雪肤,漂亮的眼睛一点都不敢看他。

    师傅说过,山下的女人不能接触,她们是老虎。

    可是,当他第一次与她见面,她那么弱小惊慌,他觉得应该遵循道德,帮助弱小。

    可是后面他知道,她的本性,像一个小孩子。

    调皮捣蛋,肆意妄为,娇蛮又不讲理……总之,他还没有看见过这么多缺点的少女。

    可是……就是移不开眼睛。

    清风拂杨柳,他醒了神,摸了摸手中的佛珠。

    “女檀越,是……妖精?”

    看过刚刚的东西,再看看少女姝丽的容颜,很难不联想到。

    娇娇点点头,露出笑容:“是呀,和尚呀……要不要去娇娇的宫殿坐坐?”她捏着他的佛珠,放在手里把玩。

    表现出来的并没有那么害怕。

    不如,将他拉入自己这边。多一个朋友少一个敌人。况且一个凡人,纵容佛法无边,但是还是难为不了她。

    “我的宫殿很华丽的,你会很喜欢的。”

    她看着和尚,佛法精深,看起来是个绝佳的养料,真想吸一口啊。

    不过应该不会这容易吧。

    “好。”

    “哦……”她就知道!

    诶诶!什么!

    答应了!

    啊啊啊啊啊!

    难以抑制的笑容出现在娇娇的脸上,她盯着和尚:“你真的愿意?”

    清风般通透的和尚呀,他真的愿意?

    “你不会不知道答应我,是什么意思吧。”

    请他过去可不是请他吃饭,可不是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

    “你知道,你要付出什么?”

    少女勾着他的袈裟,艳红色调衬得手指细长又白皙,正好站不住,直接倒在他身上:“懂吗?”

    那双漂亮的眼睛微微一眯,带着促狭的笑意:“和尚呀,你想清楚哦!”

    和尚低头,看着怀中少女,那张牙舞爪的模样……

    于是,一个轻飘飘的吻落在了她额头,带着温柔的气息。

    那人温声细语:“我知道。”

    嗯?

    一抬眼,就看见了和尚温温柔柔的笑容,眼眸灿若繁星,仿佛印着她的身影。

    契约成立,化成星星点点消失了。

    四个养料的能量,她感觉到浑厚的力量,深呼一口气,全身上下笼罩着淡淡的红光,颜色愈发惑人。

    少女被若隐若现的妖气包围着,三千青丝如绸缎一般飘动,单薄的红裙随之飘动,犹如流动的云霞,灿烂又璀璨,发出夺目的光芒。

    炼化完毕,睁开眼睛。

    看了看这个小屋子,娇娇一笑,挥手转身离开。

    ——

    山下,阿雪是跟着和尚来的。

    鬼知道这和尚跑得这么快,一下子就没有踪迹了。

    害得他在山头乱逛,什么方向也不清楚。

    等等,有妖气!

    浑身上下立即防备,警惕地盯着周围。

    “哈哈哈,阿雪!”

    一听到熟悉的声音,阿雪黑着脸转头:“你好了。”

    这嘚瑟样子一看就是把四个全部收服了,怪不得和尚跑那么快,原来是赶着送人头。

    好了,看来他等会儿要回宫殿,替她收拾烂摊子:“娇娇,你为什么把林慕昭和林楚之都收了。”

    不怕他们俩打起来吗?

    娇娇一拍脑门:“我差点忘记了。”谁要慕昭那般可口,而且还惹她生气,她就忘记了不能同时把他们俩收进宫殿了。

    “算了算了,反正过了十几年才回去呢,说不定他们俩在宫殿就和好了。”

    “打打闹闹也正常嘛!”

    总之,宫殿又恢复了修罗场。

    咳咳咳,他们总是为了娇娇的恩宠打起来,真是烦人,唉!

    阿雪翻了一个白眼:“你可要点脸吧,还不是我维护秩序。”

    这俩个仇人加情敌,宫殿维修估计就要花费很多养料。

    “好了好了,下个世界你去哪?”

    阿雪是拥有穿越时空的能力的,每次都是他帮助娇娇打开时空之门,助攻存在。

    娇娇一笑:“当然是去现代世界,你不知道这个世界没有空调,夏天都要热死了。”

    看见阿雪嫌弃的眼神,娇娇适当住嘴:“好了好了,我带小蛋糕回去哦!”

    “哼唧——”

    “好吧好吧,奶油蛋糕起司蛋糕乳酪蛋糕瑞士卷舒芙蕾松饼冰淇淋……”

    说了一串名字之后,娇娇都有些口渴了。

    “快点快点……”

    好热呀,这个树林里。

    “好了好了,等一会儿……”阿雪开始施法,巨大的白色灵力出现在林间,冰凉的气息扑面而来。

    少女长发飘飘,闭上眼睛,感受到时空的力量。

    一会儿,人消失在原地。

    显而易见,阿雪的脸色微微苍白,但是嘴角微微上扬,圆圆的眼睛充满了喜悦。

    啊啊啊啊啊,蛋糕们他来了!

    ——

    2020年11月凌晨

    a省的一处著名旅游景点x山出现了一束白光,亮得惊人。

    附近登山的旅客从梦中惊醒,擦擦眼睛:“诶,老张,我没有看错吧。”

    身边的人摸摸眼睛:“干嘛,睡觉,明天还要下山……”

    “不是……有流星!”他确定自己没有看错,真的是流星呀,不过为什么是飞入林间呀。

    “诶呦……”那个人翻了一个身,“睡吧,不就是流星吗?”

    对他来说,现在睡觉最重要。

    天王老子来了都没有用。

    “臭阿雪!”

    娇娇摸着身上单薄的衣服,委屈极了,怎么不着好一点的地方降落,又是林间。

    过了一会儿居然下雨了。

    雨越下越大,打着林间的树叶,“啪啪啪”得拍打树木,震醒林间沉睡的生物。

    “这去哪里躲雨……”

    “哎呀,刚刚明明是大太阳,怎么好端端下雨了!”

    “别说了,天气预报还说没有雨呢!”

    “你什么时候看见天气预报准过?”

    听见附近有人,娇娇随即隐身,看着路过的人,男男女女都有,撑着伞,他们是清晨准备下山的游客,一下雨赶紧找地方躲了起来。

    “诶呦,那边有一个亭子我们去那边吧。”

    有人提议,大家看了看这磅礴大雨,觉得可行,纷纷举着雨伞去了不远处的亭子躲雨。

    娇娇的目光在他们脸上转过一圈,不好看,没有兴趣地准备走了。

    但是看见他们收好的雨伞正放在亭子的角落,悄悄顺手了一把长柄黑色雨伞,顺便留下一块玉佩。

    雨下的这么大,娇娇被淋湿了怎么办。

    她再也不要多余的灵力花费在这些上面,既然到了现代社会,还是便利一点好。

    于是,顺着雨伞的娇娇隐身加飞行模式,快速寻找肥美的养料。

    在a省上空飞行,高楼大厦平地而起,鳞次栉比,现代科技发达,无数通信方式,越发便捷。

    娇娇看着久违的现代世界,笑了笑。

    忽然,她闻见了一股浓郁的味道,唔,像红酒一样醇厚浓郁。

    循着味道找过去,锁定在一所高档的别墅区域。这边位于郊外,一所精致的洋房出现在眼前,还有缠绕在周围的玫瑰花,争相簇拥着逃出细细的铁门,细雨绵绵,为这个洋房蒙上一层古典的气质。

    此时,天色微暗,细雨淅淅沥沥下着。

    “嘭——”

    娇娇打开雨伞,从空中徐徐降落,轻盈优美地跳到了门外。

    好奇地看着这洋房,里面的味道实在是太吸引她了。

    比上个世界还要浓郁的养料,她已经有点迫不及待地想看看了。

    “门铃……”

    她点了点门铃,看着不远处的玫瑰花蔷薇花,互相缠绕,似乎洋房的主人很喜欢种花呢。

    那应该是一个温和的人吧。

    “叮……”

    铁门开了。

    “谢谢呀!”

    娇娇一笑,踏着小碎步走了进来,撑着黑色长柄雨伞,在湿润的草地小道上转了一个圈。

    红裙缓缓掠过那些郁郁葱葱的草木,在空中划出一道美丽的弧度。

    道路两旁都是簇拥的花朵,它们鲜艳极了,花瓣沾着湿润的水珠,“滴答滴答”地斜斜歪着,似乎经不起一点风雨,脆弱又纤细的美丽。

    小洋房在不远处的尽头,两边是高大的树木,为精致的洋房遮风挡雨。

    大概是三层楼,欧式的建筑风格,小小的尖塔很是可爱,高高地耸立,看起来像一个望风塔。

    娇娇摸了摸微湿的长发,瞧了瞧露出半截的小腿,撑着黑色雨伞,看起来应该是可怜兮兮的。

    好吧,这次就是小白花吧。

    “叮咚——”

    门开了,是一个干净的青年。他穿着标准的白色衬衫西装裤,穿着居家的拖鞋,为他增添了几分人气。

    手腕空空荡荡,没有任何的装饰物。袖子高高挽着,暴露在空气中的胳膊,肤色略微苍白,隐隐露出青紫的脉络,却没有那样狰狞,流动的线条反而十分好看。

    他的面容阴柔,黑发柔顺地贴在苍白的脸颊,漂亮得像一个女孩子。

    偏偏他没有任何表情,冷冰冰的,犹如一个完美的雕塑,不露出一丝丝情绪。

    此时的他目光低垂,似乎在注视眼前的少女。

    天色已晚,细雨蒙蒙。

    一个乌发雪肤的少女穿着浸湿的红裙,露出雪白的双脚,就这么暴露在冰冷的空气中,让人觉得万分可怜。

    女孩脸上带着羞涩的红晕,红彤彤的,像极了栅栏处的蔷薇花,纤细柔弱。

    她不好意思地动了动手边的雨伞,惴惴不安地抬眸:“先生,打扰了,请问能在这里躲雨吗?”

    与此同时,她露出了全脸。

    清丽脱俗却偏偏带着几分糜丽风情,微湿的黑色长发落在她白嫩的脸颊,轻轻扫过修长的脖颈,带着缱绻温柔的意味,最后落在了起伏的莹白处。

    愈发美丽,精致。

    “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