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犸家园 > > 女配她天生好命 > 小鱼预鱼警
    岑薛青在端午节的时候,给三个弟子放了三日假。看着三日之后,昭昭的眼下没有发青了,岑薛青才松了一口气。

    岑薛青一度觉得自己是不是给昭昭的学习任务布置得太重,让她太长时间学习,才没有休息好,看到三日休息时间有效果,岑薛青今天课毕,主动减了昭昭三成的功课,想让她好好休息。

    因为要学得东西太多,看到功课少了,昭昭有些着急:“夫子,功课是不是少了。”

    昭昭在岑薛青同意跟着学医之后,发现学医比她想的还要困难,要学得东西很多,要记住人体不同的穴位,记住不同门类的药材,要记住不同的病症,不同的脉象还有不同的对症之方。

    第一课岑夫子教得就是她行医责任的沉重,读书背错了诗词不打紧,医学容不得失误,错误了可能就是一条命,岑夫子当时说道,“就算是神医,也有可能如此。”昭昭还记得当时说这句话时候夫子眼中浓郁的悲伤。

    昭昭不知道孙神医和夫子有什么关系,她从不多问这个。

    钱宝儿的眼睛都微微睁大,虽然她为了昭昭自愿延长了课时,但是课业是不愿意增多的,岑夫子再给昭昭授课的时候,她不是温书就是习字,过段时间之后可能会多个丹青的课业,不过那是几个月之后的事。钱宝儿现在听到了昭昭要增加课业,收拾东西动作立即大了起来,试图让昭昭看自己,提醒好友一声:夫子好不容易减少了课业,怎么能增多呢?

    昭昭看了一眼钱宝儿,对着她摇摇头,又收回了视线巴巴地看着岑夫子。

    岑薛青用指尖揉了揉太阳穴,对着钱宝儿下巴微微抬起示意她先离开,宝儿吐吐舌头不敢作怪,收拾了东西,小声冲着昭昭说道:“昭昭,我在房里等你。”

    等到宝儿离开了合拢了房门,岑薛青才叹了一口气对着昭昭说道,“你先前都没有睡好,我一直在想,是不是功课布置得太重了,看你端午休息好了,眼下这里好了,还是课业松一松的好。”

    顿了顿,岑夫子又说道,“我与你说过,认识那位神医,不出意外,今年秋日就可以请到他,学医之事不用那么急,别累着了。”

    钱老太爷这宅院很大,腾出了一个很大的房间供他们读书用,这房间里还特地把纸糊的窗户给换成了琉璃,通透的琉璃让人可以看得到外面的景致,让光透入进来,也更明亮一些。此时,窗外的光拢入进来,流泻了一地的金璨,那金粲却染不上岑夫子的眉宇之间。

    昭昭松了一口气,她还以为夫子是觉得她笨,所以要减少功课,对着岑夫子解释说道,“姐姐说可能是因为老下雨,天气太潮湿了,端午去五毒,姐姐还给我调了香,我就睡得好了。”后面有关于找神医的话题昭昭没提,她感觉得到岑夫子提到这位神医的时候,都很不自在。

    孙神医的行踪飘忽不定,夫子说秋日,那便等到秋日的时候自然会知晓答案。

    岑薛青提到昭昭说调香这才注意到,昭昭身上有一种甜滋滋的像是果子一样的味道,“这是薇丫头给你调的香?”

    昭昭点点头。

    岑薛青知道林清薇会香道,想了想说道,“你当真不勉强?”

    “夫子可以问姐姐的,我真的已经睡好了,我如果学得吃力,我会同夫子说。”昭昭很认真地和夫子解释。

    昭昭前几天睡觉的时候总觉得胸口有些闷闷的,像是有什么东西压在心尖一样,如果要是可以梦到小鱼,或许这种难受会削减,又老是什么都梦不到,夜里会醒来很多次,所以眼下才有了青色,等到姐姐给她调出了合适的香,她这才好了起来。

    在学业上,要记要背的东西虽然很多,但是她并不觉得学起来吃力,就算是知道秋日能联系上神医,昭昭还是想要自己懂一些医理。

    听到昭昭提到了林清薇,岑薛青也想到了这个小姑娘,教过了她之后,才知道她的天分有多好,只希望今年秋日孙峥不要毁约,更希望孙峥能够把小姑娘脸上的胎记给治好。

    叹了一口气,岑薛青说道,“那医书你再往后背两页,默一边汤头歌。”

    林昭甜甜应了下来,和夫子道谢后收拾东西离开了小学堂,去找钱宝儿。

    两个小姑娘的课业是安排在上午,中午昭昭会在钱家吃饭,中午之后还会和钱宝儿抵足而眠,满足了钱宝儿做姐姐的梦想。

    等到下午的时候,林清薇会过来上课,林清薇课后会在钱家待上约莫两刻钟,等到傍晚和昭昭一起回去,晚饭林家姐妹两人不会在钱家用,是和祖母爹爹娘亲一起的。

    不过以前晚饭林鹤从不缺席,自从破了王婆的瓜案之后,常有鸡毛蒜皮的案子到了公堂,这些案子,林鹤少不得一一走访,有时候忙碌起来就没办法和家人一起吃晚饭,中间自己抽空简单吃些烙饼裹腹。

    端午时节除了吃粽子,另外吃的就是咸鸭蛋,钱家这一日中午吃的就有咸鸭蛋,这咸鸭蛋是唐老夫人亲自做的,除了咸鸭蛋之外,她还给钱家送来了松花蛋。

    按照唐老夫人的说法,松花蛋是她自个儿独门的配方,还没见过别的地方卖这种蛋。把鸭蛋用盐,石灰和茶叶末淹制起来,就得到了这种口感奇妙的蛋,松花蛋的最外层是棕褐色,布满了如同霜花一样的纹路,所以起名叫做松花蛋。

    松花蛋的蛋黄有两层,外层松软弹糯,最里面的芯子则是金色的液体,配着唐老夫人特制的香醋,吃起来爽口香而不腻,有一种独特的香气。

    原本唐老夫人吃松花蛋一直是伴着醋吃的,是昭昭发现了新吃法,起名叫做小葱松花蛋豆腐,这一新食谱一问世,就得到了林、钱两家的欢迎,钱宝儿不吃别的菜,光吃这道菜,就可以下一碗米饭。

    这才选用的豆腐用嫩豆腐最佳,切碎了拌黑漆漆的松花蛋,切入葱花,只用最简单的食盐、香醋、大酱还有香油调味,就得到了一道爽口的凉菜。

    这道菜尤其适合苦夏的人食用,卖相说不上多好,吃入口才会知道是多消暑。

    没有一丁点的热气,豆腐带着水润的凉气,伴随着松花蛋的香气还有淡淡葱香,繁复的味道让人满足,入口的瞬间便觉得暑气都消了,胃口大开。

    尝过一次之后,第二次再见到这道菜,食客见着搅拌在一起三色,下意识地吞咽口水。

    因为松花蛋的味道独特,周老夫人还特地和唐老夫人讨要了一大罐现做的松花蛋,让人托着去给京都里的子孙一辈尝个新鲜,这松花蛋要腌制二十天时间,差不多从郧河送到了京都就正好可以吃上。还附送了小葱松花蛋豆腐、松花蛋瘦肉粥的做法。

    除了送皮蛋、郧河县的一些庄子上的干货,晒干的海货,另外就是钱家人的书信,钱宝儿一封,钱老太爷和老夫人共同写一封信。

    过去给家里寄信,钱宝儿总忍不住思念在京都的日子,书信之中有一种郁郁之感。

    这一次的书信,钱宝儿因为练字多了,软趴趴的字体隐隐有了骨,信里也少了过去的郁感,写和林家相处的一二趣事,生动活泼。读着她的信就让人忍不住嘴角上翘。

    这让钱老太爷不由得啧啧称奇,多了林二小姐这个伙伴,钱宝儿成长了不少,还晓得在信中叮嘱长辈们不必挂怀云云。

    昭昭这会儿吃饭,周老夫人用公筷给她夹了酥饼,昭昭不像是一开始那样拘谨和客气,冲着老夫人甜甜一笑,吃得香甜。

    她和钱宝儿相处得时间多了,性格方面细心依旧,但少了以前的拘谨和怯意。

    钱宝儿本来有些挑食,吃饭不好好吃,因为有了昭昭,她吃饭比过去多了,这还让钱老爷子在信中夸了夸昭昭。

    钱老爷子还特地给京都那边寄信,让详细说一说林鹤为什么会被下放到郧河,还有林晟彦的腿伤又是怎么回事。军中如果有擅长骨科的大夫,钱老爷子也让寻来,过来郧河县一趟。

    军医多是处理战场上的伤口,擅长外科还有骨科,不过钱老爷子寄信求医的事没告诉林家人,免得让林家人空欢喜一场。

    吃过了饭,今日里难得放晴,钱宝儿带着昭昭去骑小马。

    宝儿与昭昭两人穿着都是骑装,原本宝儿的衣衫料子好,做骑装的时候刻意做成料子略差一些的,价格上不贵林家也可以负担得起,这样一来两个小姑娘就可以穿姊妹装。

    在城里还比较好走,出了城之后,满是泥泞,路面坑坑洼洼的。昭昭坐在马车里,看着旁边的小马,摇了摇钱宝儿的臂膀,对她提议说道:“咱们回去吧。”

    马儿的个头不高,马尾巴上都是泥巴,显然路不好走,两人要是骑马,只怕衣裙都给弄脏了。

    钱宝儿小嘴噘得老高,十分不情愿地挥舞自己手中的马鞭,“难怪当时祖父说不必出来骑马。还是京都好,要是下雨了,外面官道都用的是石板路,雨水一会儿就顺着缝隙流下去,哪儿有什么泥泞?马蹄都是干干净净的,这个天气多舒服啊,本来特别适合骑马。”

    因为连绵的雨,这段时间本来已经入了夏天,但是今儿天气不冷也不热,本来是骑马的最好时间,可钱宝儿没想过路的问题。

    “晚点郧河会越来越好的,你看先前牌匾破破的,现在也好了。”昭昭指着城门的牌匾,这牌匾就是新修得,就连城门原本有个破洞,现在都给补上了。

    钱宝儿想到了来时见到城门上破洞,也笑了起来重重点头,“上次芍药姐姐同我说,集市里那位王婆在卖瓜的时候,今年都不夸自己的瓜有多好,而称赞的是林大人是个好官。那你爹爹什么时候修路啊?”

    昭昭歪了歪脑袋,“爹爹是想要修路的,就是现在银子不够。”

    “那可以让我祖父给你爹爹银子。”

    昭昭瞪圆了眼睛,慌慌张张摇头。

    钱宝儿凑到了昭昭的耳朵边,神秘地说道:“我们钱家是没给过县令银子,不过我听说别人家给过以前县令老爷银子,不过那些银子,应该是县令老爷自己花,可不可以林伯伯要到了银子,来修路。”

    “这是不对的,我听爹爹说过为官不当收银子,而应该是为民做主。”昭昭想了一会儿说道,“如果是能做的,我爹爹早就挨家挨户讨银子了。”

    “好像也是。”钱宝儿托腮说道,“怎么就没有光明正大让富户掏银子的办法呢?”

    昭昭连忙补充说道,“是主动拿银子出来,把郧河县修筑得更好一些,不是我们家自己花。”

    旁边的芍药听得好笑,城中的富户愿意掏银子给县令是想要谋划好处,林鹤为人中允不愿意给那些富户方便,还惩治了富户家的下人,他们愿意给县令银子才稀奇了,更何况是要拿银子修城,想也知道不可能。

    两个小姑娘空跑了一趟,林昭也再去钱家,而是直接回家了,林清薇因为林昭没在钱家,上完课之后,也比平时早了两刻钟到家。

    这一日的夜晚有些特殊,昭昭刚一入梦,就听到了小鱼儿们的呼唤声,声音焦急得不得了,七嘴八舌地呼喊她:

    “昭昭,出大事了。”

    “昭昭,昭昭快来池塘,小红尾大哥有话要说!”

    昭昭的心脏剧烈跳动起来,眼前蒙了一层厚重的雾气,什么都看不到了,就连小鱼儿们的声音都缥缈起来,她忽然意识到自己得冷静下来,这是她的梦,如果醒了就不知道小红尾要说什么了。

    小红尾先前和她说过,它可以预知到灾祸,现在肯定是有灾祸要发生,她需要冷静一点。

    小手抚着胸口,眼前的薄雾散去,她出现在了熟悉的池塘边,池塘里跳得最高的那只就是小红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