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犸家园 > > 游戏外挂使我登顶武林 > 四第十四章
    第十四章

    邱燕燕好奇地探过脑袋来:“嗯?小师弟怎么了?”

    后者没答话。

    宫盈却猛地反应过来,她现在使用的易容丹,是传说中的最低品级丹药,只能改变自己的样貌和性别,至于身材身高之类的,都同过去有七八成相似。

    当然,除却胸脯。

    在不看脸的情况下,粗略扫一眼,还是大概会很容易认错。

    她连忙调整好面部表情,决定抬脸让对方看清楚她的脸,想要用现在的脸蛋让对方清醒清醒。

    但头还未抬起来,便感觉身子一轻。

    她受惊睁大眼睛,还没有反应过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便发现自己已经坐到了马背上。

    他竟然将她拽上了马背!

    宫盈僵直了身子,半晌后,后知后觉地眨了眨眼睛,就这么坐在他的怀里,不敢说话,也不敢扭脸。

    后背贴着的少年微热的胸膛,鼻腔中甚至能够清晰地问道他身上淡淡的好闻气息。

    身后人的身子一僵,下意识往后挪挪,离她远了一点。

    宫盈:“……”

    她突然困惑了。

    他拎人的时候都没看一眼她的脸吗,为什么一点反应都没有。

    依着他那个十分容易脸红的性格,大半天没正眼瞧她似乎也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但是有没有可能是因为,这孩子本身就是个十分热情好客的性格?

    邱燕燕似乎也吃了一惊,瞪眼看了半晌,一副见了鬼的表情:“小……小师弟,你、你还是我的小师弟吗?”

    身后少年别了下头,声音羞恼:“我累了,赶紧回去。”

    邱燕燕还是一副见了鬼的表情,她视线望过来,又是看宫盈,又是看她小师弟。半晌没摸着头脑后,忍不住抬头看了一眼柳珅。

    见柳珅也一脸呆滞,她终于找到一丝安慰,忍不住伸手拉了下他的衣袖:“别发呆了,走了。”

    后者的身子震了震,低头看了一眼怀里的师妹,同她交换了一个同型号的见鬼表情,俩人的魂魄这才终于回到体内。

    他干巴巴笑了声:“这,这就走,师、师弟你在前面带路。”

    少年半晌一声不吭,拉住缰绳率先起身。

    宫盈稍微一偏头,便能感受到少年略微有些快的呼吸速度。

    他的手越过她的身体,抓着前方的缰绳,两人虽然同乘义马,却没有过度的身体接触。

    她垂眸打量了一眼,就忍不住开始魂游天外。

    路上,两人没有一句言语上的交流。

    等到了目的地,少年二话不说跳下马,下马以后便站在身后默不作声站在马旁。

    宫盈揉了揉后背,慢慢吞吞爬下马。

    这马儿过高,她个子又偏矮小,下马的时候一脚踩空,身子崴了下,十分悲惨地滑了一跤。

    却不想,下一刻,便有双手从身后托住了她的身体。

    宫盈幸免于难,十分感激,却时时刻刻牢记自己的十分,半晌沉默不言。

    在少年的帮助下,宫盈终于成功下了马。

    “你是怎么同我师兄师姐认识的。”少年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宫盈:“……”

    “为何一直不说话?”他似乎有些气闷。

    这两个问题她都没法回答他,因为她现在要当哑巴。

    但其实,她比他更想知道,这么多人,为什么偏偏她会碰巧遇上他的师兄师姐。

    一想到接下来还要同此人相处数日,一直到武林大会结束,宫盈就觉得自己正在掉马的边缘反复横跳。

    他二人的马程稍微快些,柳珅紧随在后头,没一会儿便骑着马晃悠悠停在了客栈大门前。

    大概是看出宫盈这边气氛诡异,柳珅二人下了马,便笑着走过来。

    “怎的了,你俩才刚认识就闹不愉快?”

    没人回应。

    因为就在他声音落下的下一刻,宫盈转头,让少侠看清了自己的脸。

    后者睁大眼睛,似乎有些错愕,好半晌才难以置信地张了张口,却没吐出一个字。

    认错人这件事,似乎比她长得像“画里人”这件事给他的打击更大。

    良久后,他涨红了脸,又羞又窘,迅速退出好几步,结结巴巴道歉:“我我我我……刚刚冒冒冒犯……了……”

    邱燕燕:“……?”

    柳珅:“……?”

    宫盈:“……”

    少侠似乎觉得有些羞愤,他道完歉,甚至不敢再多看在场人一眼,找了个借口就匆匆忙忙进了客栈。

    邱燕燕一脸“刚刚是不是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的事情”的表情。

    柳珅却火速看破了一切,他连忙上来安慰宫盈:“公子不要放在心上,我小师弟平时就这个性格,他……他他比较,羞于见生人,遇上陌生人都会这样。”

    宫盈忙摇头,表示自己并没有放在心上。

    对方却愧疚不已继续安慰:“绝对不是因为你的相貌,还请公子不要太过介怀。”

    宫盈:“……”

    她怀疑这个师兄就是传说中的天然黑。

    不要这么攻击她,她还是个孩子,孩子是需要受到保护的!

    不然等她不再是孩子了,一定要把柳珅按到马背上,亲自帮他用马毛洗脸。

    努力幻想了一下画面,宫盈成功学会了精神胜利法和自我疗伤法,她微微那么一笑,点了下头,表示自己真的没有放在心上。

    邱燕燕拍了下自家师兄的手臂,声音气呼呼:“你怎么说话的。”

    柳珅满脸茫然:“啊?”

    ==

    闹归闹,这师兄妹俩人对宫盈还是相当友善的。武林大会期间,附近的大大小小客栈都被来自山南海北的客人住得满满当当。

    灵山派统共就来了十几个弟子,他们提前在这儿定了十多间房,见来了宫盈这个新朋友,还专门腾出一间空房给她住。

    另外的这些弟子看着年龄都不太大的样子,在他们面前,邱燕燕俨然成了个主持大局的大师姐。

    一会儿有嫩歪歪的师妹衣裳磨破了来找她帮忙,一会儿又有莽莽撞撞的师弟弄坏了兵器来找她帮忙。

    甚至还有人拽着她的衣袖:“师姐师姐,我想吃糖葫芦。”

    邱燕燕一脸痛并快乐着,伸手从兜里掏出铜板递过去:“去吧去吧,多买点。”

    十几个糖葫芦买回来,傍晚蹲在后院乘凉并发呆的宫盈也有幸分到了一根。

    糖葫芦鲜红鲜红的,个头圆滚滚,看着十分喜人。

    来这里这么久,还没尝试过这儿的美食,不知道这根糖葫芦同现代的糖葫芦比起来,味道有什么差别。

    她眉开眼笑撕开包裹着的外衣,坐在角落里一口一口尝了起来。

    刚咬下第一口,轻咳声便在头顶响起。

    宫盈下意识抬头,看到了邱燕燕同情且愧疚的视线。

    嗯?

    又怎么了?

    却见她坐到了她身旁的空地上,将手里握着的一根糖葫芦递到了宫盈的怀中。

    “喜欢的话,这个也给你。”邱燕燕舒展了下身子,耸了耸肩,“本来是准备拿给襄襄的。”

    香香?谁?

    大概是宫盈的表情太过迷茫,邱燕燕嘿嘿一笑:“就是我那个小师弟,昨日清晨来接我们的那个,他叫卫襄,我们都喜欢喊他襄襄。”

    “不过他也不知道在闹什么别扭,从昨日起就没出过房门,嗐,都这么大的人了,还是让人操心。”

    邱燕燕一边说,一边从地上拿起一根树枝,将“襄”字写给宫盈看:

    完事,压低了声音,用说悄悄话的语气:“不过每次这么喊他,他都要生气,你可千万不能当面这么叫。”

    这小名听着就像是在喊小女生,不生气才奇怪。

    宫盈作凝重状,一副了解到事情严肃性的模样,缓慢点头。

    聊起卫襄,邱燕燕又有些忧愁了起来。

    “昨日的事情,我让柳珅师兄去问过他了,他……”邱燕燕忧伤地叹了口气,“他说他昨日是认错人了。”

    说罢,她幽幽看向宫盈:“他打小就是被师父师伯宠坏了,没轻重惯了,你可千万不要放在心上,我待会儿再去找他一次,让他亲自过来和你赔礼道歉。”

    这充满怜惜与自责的语气究竟是怎么回事?

    宫盈连连点头,表示自己不会介意。

    她垂头看了一眼糖葫芦,反应过来,同他们认识之后,她一直是以寡言温和的形象示人,大多数时候都处于一种沉默走神的状态。

    可能看起来就会显得比较可怜。

    而现在又开心得太过明显,显然是激起了邱燕燕的怜爱心。

    现在,她的脸上正清清楚楚地写着一句话——“天呐能被一根糖葫芦哄开心的单纯孩子,为什么要因为容貌遭受这些。”

    同邱燕燕聊完,宫盈也有些累了,她打算在晚饭之前的这段时间里面再研究一会儿药臼。

    不过这会儿身上存着的草药早已耗光,宫盈打算出门一趟,买点草药回来。

    她同邱燕燕打了个招呼,便准备出门。

    邱燕燕本来还有些不放心,但见她态度坚决,一定要自己一个人去,便也妥协道:“那好吧,小公子你早去早回,千万别走丢了。”

    宫盈一边往客栈外面走,一边怀疑,她在邱燕燕心里,患的不是哑疾,而是脑疾。

    找到了附近的药铺,选好了草药之后,她习惯性摸了下口袋,却呆了呆。

    她的钱袋呢?

    从尹息那儿摸来的钱袋去哪了?

    可能是放在客栈房间忘记带出来了,宫盈这么想着,很快平静地取出另外一个钱袋。

    这是容瑜的钱袋。

    他俩的钱袋里都有不少银两,宫盈觉得自己短时间内是不愁吃喝的。

    买好草药回到客栈房间,她找了半天,却都没有找到尹息的那个钱袋。

    虽然容瑜的也够她用,但……钱这种东西,少一文都让人痛心无比。

    宫盈决定出房间再翻找看看。

    她最近的活动地点就是在客栈内,说不定是丢在了客栈的某个角落,花点心思肯定能找回来。

    这么想着,她便隐含期待出了屋,在各个走廊过道开始了她艰苦的寻钱计划。

    一个拐弯之后,却发现前方数尺远的地方看到了卫襄。

    他应该是刚从地上捡起了个东西,此刻正面无表情打量着它。

    宫盈视线望过去,顿时睁大眼睛,哦,那是她不小心弄丢了的,此刻正在寻找的,从尹息那儿偷过来的钱袋。

    虽然之前相处的短短时间里,她有多次在对方面前使用过这个钱袋,但天底下钱袋不都长差不多样子吗?

    他应该不会认出来吧?

    应该不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