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犸家园 > > 恶毒炮灰爱种田(快穿) > 恶毒夫郎夫爱种田
    “我缺人帮忙做事,想请你和大哥来帮忙,吃住不用操心,一个月五百文,你和家里人商量商量,要是行,就明儿过来。”

    姚彦的话将姚二惊在原地,“帮忙就帮忙,给啥钱。”

    “又不是一天两天,”姚彦轻笑,“不过估摸着也做不长,毕竟大郎回来后,我可能会跟着去京都。”

    姚二自然明白他话里的意思,想笑话他说话说得太早,万一考砸了呢?可一想到司琪到底是自己的弟夫,也就将话咽了下去,还暗自骂了自己一番。

    “至于做什么,你和大哥明儿来就知道了。”

    说完,姚彦便去姚阿么那里坐了坐,关于做酱的事儿也跟他们简单的提了几句,放下菜和肉以后,他便坐上牛车又去找姚大。

    姚阿么在他走了许久后,还有些缓不过神来,“这孩子本事那么大了?”

    “他打小就胆子大,脑子又转得快,这要是真成了事儿,对他和老大老二都是好事儿。”

    姚阿爹很高兴,而听了他这话后,姚阿么也笑了,“是了,那掌柜的和大郎认识,现在咱们大郎又是举人,能卖好自然不会放过。”

    “说不定大郎回来就是当官的了!”

    姚阿爹兴奋得红了脸,像个得了糖果的孩子。

    姚阿么也跟着高兴,可高兴了半天后,又问道,“会当啥官儿?”

    “我也不知道。”姚阿爹咧嘴道。

    姚阿么:

    姚彦找到姚大的时候,姚大一家刚送走大夫,姚大有了身孕,他进门后生了两个都是哥儿,现在就盼着能生个小汉子,所以听了姚彦的话后,他没有犹豫的婉拒了。

    为了孩子,该舍弃的还是得舍弃。

    也不是说娇气,而是哥儿怀孕的前四个月都是很关键的,很容易因为一点小事儿就伤到孩子。

    所以也能理解。

    姚彦和姚大说了几句话后,便回去了。

    福阿么和福阿叔还有司二叔以及六伯叔他们正在帮忙造大灶房,因为是茅草房,按照他们的速度,不出五天便能完全造出来了。

    请人干活儿自然是需要包饭的,若是不亲近的还能给银钱,可这来的人都是亲近的人,给钱也不要,所以做饭是最好的。

    姚彦买了不少肉,他舍得油盐,炒出来的味道又好,吃得大伙儿心满意足,全身都是劲儿。

    为避免麻烦,姚彦请村长说的是每天早上收食材,今天刚说出去,明儿早上才会收食材,等他回来后,期间也有人拿着食材过来,倒也不是卖,而是想问自己有没有找错什么。

    姚彦看完确定没有错后,点了头,对方高高兴兴的走了,他拿来的并不多,都是每一样一点点,还得回去继续找。

    翌日一早,福阿么他们便来继续忙活了,他们都是吃了早饭过来的,只有司二叔没有,司二叔么说在家里吃显得不亲近司琪家,所以让司二叔过来吃,还说要是姚彦尊敬他这个二叔,肯定是做好了早饭的。

    姚彦确实做多了些早饭,就是为了以防万一有人没吃,结果就只有司二叔一个人。

    他见司二叔都不觉得尴尬,自己就更不尴尬了。

    至于其他人,即使姚彦再邀请,他们也说自己已经吃饱了,不用吃了。

    这就是人与人之间的差别啊。

    刚收拾好灶台,便有人来了,来的人不多,可也不少,姚彦挑下自己满意的食材,并且跟他们说了自己选择的标准,口口相传,后面他也能省不少心。

    见他虽然挑剔,可挑出来的确实是有问题的后,村民的心也安了不少,因为姚彦给钱利索,一手给钱一手交货。

    酸辣酱还需要酸菜,而福阿么有这好手艺,因为酸菜的量不大,一人供货就行了,所以姚彦便向福阿么买。

    在太阳升起来不久后,姚二背着自己的换洗衣服还有口粮过来了。

    瞧见他拿来的是什么后,姚彦险些翻了个白眼,“你还真把自己当成外人啊,拿口粮过来是觉得我连一口饭都不给自己亲哥吃?”

    “你以为你家底多厚啊,”姚二比他翻白眼快,直接将口粮带进小灶房,“之前阿么还说你会过日子,现在露馅了吧?”

    “以后别带过来了,”姚彦叮嘱着。

    姚二也不知道听没听进去。

    姚彦想请的人并不多,原本想的是他一个,春哥儿一个,姚大姚二,四个人就行了,没想到姚大来不了,福阿么的手年轻的时候受过伤,不能用大力,所以还缺一个人。

    六伯叔家已经有了春哥儿过来帮忙,自然不能再请了,所以姚彦找到村长,请对方帮自己找一个勤快老实的夫郎或者阿么过来。

    村长自然让村长夫郎留意,村长夫郎没多久便带来了一个夫郎,住在村东,姓黄。

    他家汉子身体生来就身体弱,爹么都去世了,两人成亲后,立马被兄弟分出来过日子。

    家中里里外外的活儿都压在这黄夫郎身上,因为地不多,所以这黄夫郎干完地里的活后还要去镇上找短工,那些招短工的大多数不要哥儿,可黄夫郎力气大,这才有了些活儿,可在汉子堆里干活多少会惹闲话。

    黄夫郎虽然干活好,可到底脸皮薄,又听那些风言风语气到了自家夫君,于是也不去镇上了。

    可他又生了两个小汉子,即使现在最大的也才五岁,可也得想今后攒小汉子娶亲的银子,正愁不去镇上该怎么办时,村长开了村会,黄夫郎喜得厉害。

    更没想到他居然被找来帮工,一个月四百文!

    就算是找食材,那一个月也得五百斤才行,说实话村里这么多人找,他还真不能确定自己一个月就能找那么多斤。

    “我、我会努力干活,绝不偷懒!”

    见姚彦打量自己,黄夫郎连忙道。

    因为除了姚二其余人都是自家村的,所以并不包饭。

    姚彦倒不是挑剔人,他是在看黄夫郎的个人卫生,发现对方虽然衣服简朴带了不少补丁,可手指甲剪得干净,裤脚也是干净的。

    说明这人挺注意自身干净。

    “留下吧,”姚彦点头,指着小灶房,“大灶房还没收拾出来,所以这几天先在小灶房做。”

    黄夫郎一听自己可以留下来,激动得眼睛都红了,他又谢了村长夫郎后,才和姚彦进了小灶房。

    司二叔瞧见后微微皱眉,福阿么见此连忙道,“你可别干傻事儿,你家夫郎和大郎夫郎本就不和,要是让你夫郎过来,那不得一团乱?到时候寒了大郎夫郎的心不说,就连大郎也会不高兴的,大郎如今都是举人了,他学问不差,说不定就能中进士,听说中了进士,可就能在官老爷身边办事儿。”

    “甚至有才的,还能做官呢!”

    司二叔原本活跃的心思顿时止住了。

    也是,自家夫郎那德性本就不好,再者来这里干活儿,那银子要是不交给自己,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儿。

    深觉自己被戴过绿帽子的司二叔已经不让司二叔么管银子了。

    而当天晚上,司二叔么在他回来后提起去姚彦那里帮忙的事儿。

    “咱们才是最亲的亲戚,他找他二哥也就算了,黄夫郎算怎么个事儿?五百文一个月啊,”司二叔么心疼得很,“怎么就不找我去呢!”

    司二叔原本吃了肉的心情顿时被他弄得不上不下了,他拿出旱烟杆,瞪着司二叔么,“大郎夫郎和你的关系怎么样你自己心里清楚,就是看在大郎的脸面上,我也不会让你去!你给我消停点,要是大郎以后真做了官,你有的受!”

    说到这,他也有些心虚,毕竟偷用了司琪父么的银子,

    以前司琪住在他们家的时候,也着实让人做了很多活儿。

    司二叔么气得很,也后悔自己没哄住姚彦,导致两人的关系不怎么样。

    于是福阿么一个小小的举动,便帮姚彦解决了一个麻烦。

    三分之二的活儿都在白天干完了,可吃过晚饭后,姚彦却带着姚二开始进一步的熬酱,而且他是当着姚二的面,将自己特殊的作料放进去的,这一步姚彦并没有避着姚二。

    姚二瞧见后觉得不对,他刚要走出去,就被姚彦叫住了。

    “我早晚都会跟着大郎出去的,你多看多学,以后我们走了,你就接着了生意,不过得带着大哥一起做。”

    姚二瞪大眼看着他,“你来真的?”

    “当然,”姚彦点头。

    姚二沉默了一会儿后,又回到原地帮忙。

    晚饭后干活儿干了一个半时辰。

    这也是姚二比其他人多一百文的原因。

    洗漱完后,两人回房休息,姚二住在书房。

    那些书他一点都不敢碰,此时还没完全平静下来,毕竟姚彦那话实在是让人激动。

    随着日子一天一天的过,送食材的人也越来越多,姚彦开始忙碌起来,在大灶房能干活后,他连忙将“战场”转移到大灶房,以后即使渴了饿了,也可以用小灶房来解决。

    管事夫郎过来瞧见那一堆罐子时有些呆滞。

    “下次过来就得两马车了,”姚彦笑道。

    管事夫郎看着姚彦,要不是姚彦一直在这小村子,他还真觉得对方是东家跟前的人了。

    “不瞒举人夫郎说,咱们东家在丘城和桦城又开了不少酒楼,急需这些酱,我这次来一是拉酱,这第二就是想请举人夫郎多做些出来应急,现在看来举人夫郎真是帮了大忙了。”

    瞧着新盖起来的大灶房,管事夫郎笑道。

    姚彦也高兴,“那我说个最大的量,一个坛子装五斤,七天我能交一百坛子,哪个酱卖得好,我还能加量,不过最迟明天我就得要一百个坛子,这些罐子占地方不说,装得也不多。”

    “成,我下午就送坛子过来!”

    管事夫郎也是个麻利的,下午还真送来了一百个坛子,姚彦将那些坛子放在柴房后方,以后装了酱就分别放在堂屋和大灶房。

    晚上忙完以后,姚彦算了一笔账,可观得很。

    慢慢的,姚彦的日子也渐渐充实起来。

    早上吃了饭就开始收食材,接着分工合作开始清洗食材,切食材,剁食材,熬食材,那大铁锅一上午可以熬三锅,熬好以后放在一旁晾着,接着除了姚二外,其余人回家做饭吃饭,而姚二在小灶房做他们的午饭,姚彦则是将熬好的酱加工二次变成他需要的味道。

    中午休息一个半时辰,等人齐了后开始装坛子,装完以后继续洗、切、剁、熬,太阳下山的时候,春哥儿他们回家,这一天就算过去了,而姚彦和姚二吃了晚饭还得将酱二次加工后才算真正结束工作。

    说实话累是累,可也总比在地里风吹雨打好受。

    黄夫郎提着姚彦分的小点心回到家,两个孩子立马围了上来,“阿么。”

    “好孩子,在家有没有听阿爹的话?”

    “听了,”孩子们闻到了他手里东西的香味儿,眼巴巴的看着,却没有上来抢,乖得很。

    “回来了?”

    黄家汉子从灶房探出头,他很瘦,面色也不是很好,带着点病容,每天在家收拾家,带孩子,以及做饭。

    “嗯,举人夫郎还分了点心给我,好吃得很。”

    这是姚彦自己做的。

    吃过饭后,一家四口十分珍惜的吃着点心。

    说是一起吃,其实大人也就意思意思,剩下的都留给了孩子。

    “明儿给举人夫郎送点小菜过去吧,我瞧着他们地里没有种这菜,”黄夫郎躺在床上,轻声道。

    黄家汉子没有意见,他十分珍惜现在的日子,更珍惜为自己生了两个小汉子的黄夫郎。

    “我们会越来越好的。”黄夫郎靠在他怀里柔声道。

    “嗯!”

    黑夜将黄家汉子眼角的泪隐去了。

    京都。

    “大郎,信已经寄出去了,你可好些了?”

    司大顺办完事从外面回来,立马去书房看司琪。

    司琪昨儿夜里熬夜看书,不想夜里下了大雨,吹了些冷风,今天有些着凉。

    “好些了,”司琪向他点头,正要说话,院门便被敲响了,接着便是一汉子的声音。

    “司兄可在家?”

    司琪和司大顺的脸都沉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