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犸家园 > > [清]再不努力就要被迫继承皇位了 > 第十第六章
    奶娘的尖叫将守在屋外的侍卫、宫女、太监都给引来了,胤礽回过头,不悦瞪了那叫声刺耳的奶娘一眼,将舒克塞回敞开一个小口的布兜兜内。

    徐嬷嬷给他缝的布兜兜有两只,一只白色,一只黑色,里面有粮食,胤礽将白色的舒克放入布兜里,横眉怒目:“都过来做什么,孤与四弟弟玩耍,你们守在外头就是了,这儿又没有坏人。”

    “还有你,聒噪!”胤礽将当时屋里的几位指了指:“你们滚出去,其他人留下来,侍卫守在外头,徐嬷嬷进来!”

    别以为你们人多就了不起了,他自己还带了许多人来呢!

    徐嬷嬷一个就能顶十个,看你们怕不怕!

    膀大腰圆的徐嬷嬷伸出手将佟佳氏留给胤禛的太监给拨到一边,大嗓门趾高气昂地斥道:“还不将这没规矩的奴才拖下去。”

    国宴安置在保和殿,这儿的巡逻侍卫大部分都是康熙的人,见胤礽在此,很快就有人将事情禀告给康熙知道。

    不过片刻,太子带来的人就占领了胤禛身边,贵妃安置在胤禛身边的奴仆根本反抗不了他们。

    胤禛又打了个哈欠,眼角挂上泪包,对身边奴才被排挤走没什么反应,倒是昏昏欲睡中想着:原来太子小时候是这么顽皮的吗?

    他还记得少年时的太子,风华正茂,才华过人,处事风度与手段在皇考的培养下趋近一位合格的继承人,那时候他还在“上书房”读书,对于他们底下这群年幼的皇子而言,太子就是一座难以跨越的大山,也唯有同样受皇考器重,并且已经长成的皇长子胤禔才能与他有一拼之力。

    这二人也确实在那段日子,斗得你死我活。

    十年的操劳国事令胤禛犹如一只被掏空的老牛,回忆起年轻时的点点滴滴,竟升起怀念之感。

    “你们都盯着孤做什么,还不出去!”

    胤礽一声令下,胤禛原先身边的人只能去外头守着,独留下一个宫女伺候在一边,恳求太子让她留下。一群人出去,屋子里宽敞不少,留一个也没事,胤礽允了。

    胤禛:所以,他就这样被抛下不管了?

    他们就任由他落到太子手里?!

    好歹是贵妃安置来养育皇子的奴才,竟没一人有胆子来反抗,实在奇怪!

    在胤禛的印象里,养母佟佳氏在病逝前曾执掌宫权十年余,在后宫威信甚重,他从没听说过太子胤礽与养母有过什么冲突。

    胤禛身边的太监溜出去通报贵妃,胤礽发现了也没管,自己爬上了软软的床榻,左手掏一掏拿出了舒克,右手掏一掏拿出了贝塔,两只豆豆眼的仓鼠被养得膘肥体壮,给他那小手抓着根本逃不掉,小爪子无力地推动胤礽的虎口,伸长了脖子要钻出他的手心。

    胤礽问胤禛:“四弟弟喜欢舒克,还是喜欢贝塔?”

    胤禛紧张起来,瞪着那两小东西,生怕胤礽一松手它们就会掉落到他的脸上。

    胤礽疑惑道:“你为什么不伸手来够呢?三弟弟就喜欢抓东西,小孩子不都喜欢看到东西就抓进嘴里吗?”

    胤禛闻言,心下一惊:难道他看出什么了?

    胤禛有孙有子,自是知道寻常孩童在这个年纪应该是怎样的,他犹豫了下,伸出手在空中敷衍般地挥了挥。

    胤礽眼睛一亮,将靠近胤禛右手的贝塔往他小手上一塞!

    贝塔脱离了胤礽的禁锢,如同越狱成功的犯人,欢呼着从胤禛胳膊间滑落,落到了他的枕头边。

    胤禛立即僵住了,只感觉耳边有毛茸茸热乎乎的东西划过,被激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肥嘟嘟的贝塔没有寻常鼠的矫健身手,走起路来倔着大屁股一拱一拱的像只猪,肚皮上是一圈奶白色的毛毛,头发与屁股又是米色的,看上去还挺干净。

    它渐渐爬远了,在胤禛的床上探索着。

    对于这种无害的小东西,胤礽自己就能伸手抓住它,身边的奴仆并不将这当做一回事。

    唯有还留在胤禛屋里的宫女露出快哭出来的扭曲笑容,跪下恳求胤礽别再吓唬四阿哥了,再折腾下去四阿哥会哭的。

    “四弟弟没有要哭呀?”胤礽道:“小孩子都是哭笑变来变去的,三弟弟就是这样,哄哄就又笑了。”

    胤禛:老三,胤祉?

    太子胤礽幼年养育在荣妃身边,与老三关系亲近并不奇怪。上一世太子被废时,兄弟们涌上去推波助澜,唯有老三为其奔波,也唯有他在太子死后真心实意地悲伤,为其祭奠送丧。

    所以,能让太子得出这样的结论,老三是遭遇了多少?

    胤礽又拿舒克来逗他,胤禛面无表情,消极抵抗。

    见弟弟对舒克也没兴趣,胤礽将舒克往边上一丢,两只小东西在胤禛的床上会面,到处乱爬。

    胤礽从床上站起来,又伸出小手想要抱胤禛,结果因为力量太小,抱的姿势不对没能维持平衡,他抓住了小娃娃的腿,却让胤禛脑袋朝下往后倒,咚一声磕到了床上。

    系统为胤礽保证。

    【没事的哦!有小美在不会伤到人的,小美有给缓冲力道,小宝宝磕不坏哦!】

    有了这么一颗定心丸,胤礽玩起弟弟来更加放开了,就像玩娃娃似的,摆弄着胤禛。

    胤禛生无可恋地任他摆弄姿势,没等到康熙与贵妃派人来解救,反而等来了不速之客。

    大阿哥胤禔找到了这里,见胤礽在玩弟弟,满脸不悦:“爷还想怎么找不到你人,敢情一个人躲这儿来玩了。”

    胤礽高兴叫道:“图图哥哥!”

    “现在知道叫爷哥哥了?还当你几个月不见,把我忘了呢!”胤禔气呼呼地说道。

    胤礽玩得东西多,又看了新的动画片,新宠爱的当然是舒克与贝塔了,早就将图图哥哥忘记了,不过现在看到大阿哥又想起他来啦!

    聪明的小孩才不会承认自己把图图给忘了,他讨好地笑笑,邀请图图哥哥一起来玩弟弟。

    胤禛:???

    大阿哥与太子不是势同水火吗?!

    他听见太子用他那甜软的嗓音对胤禔撒娇:“孤不是故意不来找图图哥哥的,是真的生病了。孤送你个宝贝,你别生气了好不好?”

    胤禔舒展眉头,根本就没生气,但仍口是心非:“爷可不是寻常宝贝就能打发的。”

    “图图哥哥喜欢舒克,还是喜欢贝塔?”

    胤礽没当回事,将两只小东西送给胤禔看:“这是孤最喜欢的宝贝了,送给图图哥哥一个!”

    胤禔皱眉盯着看了半晌,在胤禛以为他会拒绝的时候,突然问道:“这是猪还是鼠,鼻子怎么那么怪。”

    “是米仓里找到配种出来的鼠!”

    胤禔并不是特别喜爱两只小东西,可他在意的是这是奶包子“最喜欢的宝贝”。

    能把最喜欢的宝贝分享给他,说明什么?说明奶包子喜爱着自己!

    胤禔暗自高兴,指着看顺眼的那只抬起了下巴:“那爷要贝塔。”

    有大阿哥吸引着太子的注意力,胤禛终于可以安心地合上眼睡觉了,甭管外面天塌地动都与他无关。

    终于,康熙与贵妃赶到了,睡梦中,胤禛听见太子大声对康熙说道:“孤喜欢四弟弟,玩!”

    胤禛硬生生吓醒过来,只见康熙纵容着太子,对太子放两只鼠到他床上的行为轻描淡写地略过,还给了贵妃与他许多赏赐。

    皇考纵容太子不是一天两天了,胤禛见怪不怪,倒是佟佳氏谨小慎微的态度令胤禛觉得奇怪。

    皇后病重,现在执掌宫权的是额娘没错,待再过三年,她又会晋升为皇贵妃,有皇考宠爱又有宫权在手,额娘为太子庶母,怎么连一句重话都不说出口呢?

    贵妃身边的宫女忧心忡忡,低声说道:“娘娘,太子殿下喜爱四阿哥,日后怕是会经常来承乾宫了。”

    佟佳氏坐在床边轻扶胤禛的额头,轻叹道:“殿下来了,我们招待着,殿下要走,我们也别拦着,保护好安全,做到该做的就够了。”

    “太子是皇上的逆鳞,谁都不能去碰。不能近着,不能远着,想一想皇后与定嫔的下场,小心谨慎一些准没错。”

    康熙将两儿子都带走了,一路上胤礽完全没有做错事的自觉,还悄声与胤禔嘀咕:“孤要是那么玩三弟弟他早就哭闹不休了,每一次都不能玩尽兴,还是四弟弟好玩,他还能忍着不哭呢!下次孤想玩打扮娃娃的游戏,就来找四弟弟给他换衣裳。”

    胤禔抽了抽嘴角,小心翼翼去瞧康熙的脸,果真见到汗阿玛额头青筋跳起,吓得不敢应声。

    奶包子还一点没惹恼了汗阿玛的自觉,与他说起明年的打算。

    “今年养了舒克与贝塔,年后咱们玩孵蛋吧!孤想要再养一只鸭子,名字都想好了,叫唐老鸭。”

    宴席表演结束后,康熙黑着脸命惠嫔将胤禔领走,自己拎起太子往乾清宫去了。

    胤禔一步三回头,惠嫔问他怎么了,胤禔满腹忧心:“汗阿玛要揍太子的屁股,爷救不了他。”

    “听说太子将老鼠放到了四阿哥的床上?皇上都能将这事压下来,可见还是偏心着太子的,那是太子与皇上之间的事,你可别去掺和。”

    惠嫔絮絮叨叨说着,回到自己宫殿里悄悄与胤褆嘀咕:“老鼠有多脏啊!怎么太子还玩那东西,胤禔可别学他。”

    “额娘,”胤禔打断了她的话,当着惠嫔的面拿出了一个黑色的布兜,将里面正在啃粮食的大肥贝塔抓了出来:“保成送我的!”

    惠嫔:“……”

    她盯着贝塔看了半晌,它黑豆豆一样的眼珠透露出几分傻气,小猪似的粉鼻子一动一动的,都被人抓在手上了,嘴巴里也还不停在嚼着什么。

    惠嫔乐了,伸出红色的指甲点了点贝塔的鼻子,惊奇道:“这是老鼠?还挺憨的!瞧瞧这肚子上的毛还是白色的呢,看上去也不脏。”

    惠嫔出乎意料地对贝塔感兴趣,胤禔养了一段时间就将它忘在了脑后,还是惠嫔给贝塔管吃管住,没几个月就将它养成了一块沉甸甸的秤砣。

    夜晚,昭仁殿内传来孩子惊天动地的哭喊,他趴在康熙腿上,边揉眼睛边控诉。

    “汗阿玛又揍孤屁股,只有糟糕的父亲才会通过揍宝宝来教育孩子!”

    康熙闻言,将胤礽给扶起来,意外发现这孩子根本就没哭,雷声大不下雨,在给他演戏呢!

    他顿时气笑了:“仙人连这都教给保成了,小小年纪不学好,光学会伶牙俐齿口舌之利了。”

    康熙觉得光打儿子小屁股已经阻止不了他的淘气了,胤礽显然是给揍疲了,揍屁股的法子再也起不到威慑作用。

    “还不认错是吧?”

    “孤又没错!”

    “好,好的很,还学会顶撞朕了!”

    帝王找不到收拾胤礽的办法,怒火高涨,一连几天都不给人好脸色,就连之前嘱咐索额图送儿子来陪太子玩的事都搁置了。

    而胤礽头皮硬,死倔着不松口,每次问他,都是气呼呼地回答:“孤才没错!”

    只要太子不认错,康熙的坏心情还会持续下去,伺候在帝王身边的梁九功暗暗叫苦,请问纳兰性德:“您在太子殿下身边那么久,可有法子能令殿下向皇上服软?”

    皇上不是因为殿下淘气而生气,而是因为被殿下顶撞才生气啊!

    纳兰性德足智多谋,有七窍玲珑之心,他笑着建议道:“俗话说‘打蛇打七寸’,处置殿下身边的奴仆无法起到作用,打屁股也起不到作用,殿下天真烂漫,孩童的想法与成年人是不同的,他将‘舒克’当做玩伴,还会与它诉说自己的烦恼。如今正宠爱着‘舒克’,不如让皇上去试试以‘舒克’来威胁?”

    康熙听闻这主意,只觉得啼笑皆非:“用个宠物能威慑到保成?”

    他抱着死马当成活马医的心思,下令将“舒克”绑架到了自己御前。

    胤礽找不到舒克,听美侍卫纳兰性德说是汗阿玛绑架走了舒克,软巴巴地来求康熙和解。

    康熙心情复杂:“知道错了?”

    康熙鼠质在手,手感倍儿好,毛茸茸肉嘟嘟,还热乎乎的,康熙随手捏了捏,舒克顿时发出一声惨叫。

    胤礽一怔,眼角立即挂上了真心实意的泪包。

    他从来不知道,汗阿玛竟这样阴险狡诈、残酷冷血!

    “汗阿玛手下留情,孤知道错了,孤下次再也不敢顶撞汗阿玛了!”

    一夕之间,康熙终于摸透教训熊儿子的诀窍了!

    他命人打造了个简陋的笼子,将舒克关在里面,不给它吃,除非胤礽乖乖写完两页大字,才允许人给舒克一点点粮食。

    胤礽果真老实了,乖巧听话地度过了新年。

    年后,康熙为胤礽请来的四位师傅相继到岗,除了胤礽认识的张英,还有李光地、熊赐履、汤斌三人,全都是博学多才的帝王心腹重臣。

    每次授课前,康熙命人将鼠质放到讲台上,嘱咐四位师傅,只有太子表现好了,才能给鼠质喂食。

    他还对胤礽道:“若保成能将《诗经》学会并能背诵,朕就允你解救回‘舒克’。”

    背诵理解《诗经》?想也知道这对于一个四岁的孩子来说是不可能的事!

    太子年幼到连字都还没认全,四位师傅再尽心教导,总计三百多篇的诗经也很难学完并背出。

    每天看到小小孩童聚精会神坐在课堂上,张英心中感叹国之储君不容易。

    就连清正严肃的汤斌,都在私底下腹诽“皇上是在为难太子殿下。”

    为了解救鼠质,胤礽豁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