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犸家园 > > 养大魔王后[穿书] > 二第二十六章
    尤几卉正在心中暗骂羽流莺吃了多少教训还学不乖时,羽流莺从她身后悄悄探头。

    穿着紫衣的年轻男人站在原地,似乎还没从差点掉落蛇窟以及被长出翅膀的同伴救了上来中缓过神来,愣愣的,比起之前总是藏着点坏心思的样子,此时的他显的有些傻乎乎的。

    其实羽流莺早在上独木桥之前就想好了,若是泊尉掉下去或是走不下去了,她就将他提溜过去。

    相处时间虽然不长,但羽流莺觉得他们即便知道了她是半妖,也不会歧视或嘲笑她,可想是这样想,真正在人前张开翅膀还是有些紧张,从前的记忆涌上心头,反应过来时她已经躲在尤姐姐身后了。

    白色小猫从闻涂的怀里扒着他的衣服往上爬,站在他肩头,对羽流莺喵了一声,一双大眼睛剔透,身后尾巴尖尖缓缓晃动。

    有翅膀……原来是羽族。

    小猫鼻尖翕动。

    虽然淡薄,但的确有妖族的气息,她之前一直没注意到。

    若是妖族就说得通了,修灵界有血统天赋一说法,不是所有人都能有血统天赋,这个要看本身的血统以及运气,但总的来说血统天赋的觉醒很少出现在人族,在魔族与妖族多一些,想必之前羽流莺能够轻松越过剑雨,藏匿在屋内不让他们发觉,便是凭借她的血脉天赋吧?

    不过小姑娘应该是半妖——如今修灵界妖族虽然少,但半妖却不少,说是半妖或许也不那么准确,这些人大都是很久以前妖族与人族结合的后代的后代,身上的妖族血脉已经非常稀薄了。

    在这种情况下,羽流莺还能拥有妖族特征并且觉醒血脉天赋,简直是开了外挂,但可惜她虽然靠着运气觉醒了血脉天赋,却因着半妖的体质,血统天赋并不强,容易被修为境界高的修士发现。

    泊尉回过神来,腿还有些抖,但不妨碍他对羽流莺郑重行礼,“多谢羽姑娘的救命之恩。”

    于他而言,说是救命之恩并不为过。

    “举手之劳,不用谢。”

    他们休息了一会儿继续往下走,这个有惊无险的小意外发生后,队伍中的气氛似乎发生了微妙的变化,但可以确定的是尤几卉对泊尉的不满已经溢于言表了,每当泊尉向羽流莺搭话,都会被尤几卉挡回去,另外两人一猫在一旁看泊尉吃瘪,暗暗偷笑。

    最后一关,他们面对的是一个广场的铜人,要从不断涌向他们的铜人之中突出包围,到达另一边的门。

    闻涂、邵子实自不用说,拿起长剑,一剑一个破铜人,而泊尉的武器便是他的扇子,看似一撕就破的扇子在他手中却成了一把利器,只能看见闪过的冷光和掉落的铜人脑袋。

    羽流莺呢,就是个开挂的,眨眼间消失在他们面前,在不惊动任何铜人的情况下轻轻松松走到对面。

    最令人惊讶的当是尤几卉,她一开始便道,“不必管我,大家专心应付。”

    而后便拿出两柄短刀,神情一凛,手起刀落,凌厉敏捷,不比任何一个人差。

    是以对于这几人来说,这一关除了偶尔被铜人揍上那么一两拳添了点皮外伤和有些消耗体力外,还是比较容易的。

    小猫稳稳的趴在闻涂肩上,好整以暇的想,怪不得之前羽流莺说她的尤姐姐很厉害呢……

    但与此同时,她也由衷的感到疑惑——尤几卉真的是临欢门的弟子吗?武器是短刀就算了,怎么使起短刀来还这般英姿飒爽?

    从广场离开的门又需五人一起才能打开,打开后他们便进入一个敞亮的大厅内,大厅的四周和天花板都是银白色的金属,内里十分宽敞,厅的中央是一个圆形的池子,池中液体呈金黄色,肉眼可见的浓稠,液体不停的翻滚,不时还发出咕噜的声音,冒出一个又一个的泡泡,温度极高的样子,其中还有各种形状的绿色凝固体游动。

    几人走到池边。

    泊尉惊讶道,“这是……熔融的金灵晶?”

    金灵晶是由纯净的灵结成的晶体,纯度极高,十分难得,经过熔融的金灵晶淬炼的灵器,无一不是顶级灵器,可以说金灵晶是天下铸造师梦寐以求之物。

    闻涂:“浮游在其中的,当是木灵晶。”

    木灵晶比起金灵晶来说更为少见,是制药、炼丹的奇物,传闻加入木灵晶粉末的药,可使经脉重连、断肢重生。

    五人在感慨木灵晶竟与金灵晶同时出现时,他们对面的那扇门打开了。

    ——除了他们刚刚进来的那扇门,还有其余八扇门,但一开始进灵境的人肯定远远不止九队,所以白瓷猜测可能地图的类型本就不同,例如有a类、b类等,不同类的地图的终点不同,所以其他人可能在别的终点,等待他们的东西也可能不一样。

    进来的一男四女吵吵嚷嚷的,想让人不注意都难,小猫抬起脑袋看过去。

    他们之中的一个女子像是在哪个关卡受了伤,裹着披风,脸上被划伤了,被男人半揽在怀里,柔弱又惹人怜,而其他几个美人似乎有些不高兴,嘀嘀咕咕的在说被抱在怀里那个女子故意装可怜之类的话,男子则一边安抚其他三人,一边哄着怀里说着自己这里痛那里难受的娇美人。

    好家伙!这位这是在灵境里开起了后宫?

    小猫无语的收回视线,正要低头舔自己的爪爪,却被一只手按住了脑袋。

    闻涂无奈低声道,“莫不是真把自己当猫了?”

    小猫愣了一下,扭过头不看他。

    那五人终于注意到这里还有别人,男人将怀中美人安置在一旁,理了理衣摆朝他们走来。

    “你们好,我是莫敖黔,乃一名散修,不知几位道友是?”

    莫敖黔笑着同他们打招呼,目光在邵子实身上停留了一会儿。

    他虽笑着,但神情中透露着的几丝傲慢被闻涂他们五人清楚的看在眼里,五人不咸不淡的做了回应。

    【这几人实力不强却着实傲慢,不过两位姑娘倒是赏心悦目,临欢门的媚修么……我还没尝试过。】

    这是什么声音??而声音很显然是刚刚出现的这个男人的。

    小猫瞪大了眼睛,看向企图与邵子实搭话的男人,发现他正说着别的话,那么……刚刚自己听到的是他的心声?

    而更神奇的是,她不仅听见了莫敖黔的心声,还听见了另一把声音,不属于在场任何人,是一把略年老阴森的男声。

    【站在最右边那少年我看不透,你需得小心以对。】

    莫敖黔在心里嗤笑一声,【不过是未起灵的废物罢了,又能厉害到哪里去?我一根手指能就按死,你也太过小心了。】

    小·白瓷·猫:你再说一遍?你要按死谁?

    她拳头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