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犸家园 > > 七零之媳妇她变小了 > 第166章
    第16章落差太大

    “部队里有食堂。”

    韩则城直接出声打断了吴桂枝的骂声。

    他道:“部队里有食堂,也有幼儿园,果果也到上学的年纪了,我这次带他过去就会直接送他上幼儿园,所以不需要怎么带。再说了阿若就在家里,就算学习,也不会耽误带他的,所以就不麻烦妈了。”

    “那要是你媳妇考上了那个什么大学呢?”

    吴桂枝黑着脸,道,“要是你媳妇考上了大学,去了学校,果子谁带?”

    “学校有已婚宿舍,”

    这回苏若道,“也有幼儿园,我已经打算好了,就选离则城军区近的s省省城的学校,则城从军区开车到学校不过三四个钟头,我就带果果住在已婚宿舍,我白天上课,果果上幼儿园,我下课了就去接他。则城有假的时候也可以过来看我们,所以就不劳妈你操心了。”

    这时候苏若的语气相较之前更是冷了几分。

    讨厌她对她差也就算了,平时竟然还虐待她儿子,这真的是让她不能忍。

    苏若是板着脸说这些话,但先还冷着脸的韩则城听言却是看了她一眼,心里已经升出酸胀的喜意。

    吴桂枝两人这么说却不是放下心来而是更急了。

    她尖声道:“这都是你自己说的,谁知道那里是个什么情况?还有万一你要是起了异心偷男人,把我孙子拐了怎么办?不成,我孙子是老韩家的孙子,你要走就自己走,我孙子你不能带走!”

    这回不止是苏若气得脸都绿了。

    就是韩则城也被彻底给激怒了。

    他声音如寒冰道:“他是我儿子,你如果有意见,我现在就能带他们走。”

    吴桂枝又要撒泼,就被韩和平一把给拖住了。

    韩和平满脸颓丧。

    他是看出来了,这次韩则城是铁了心,自家婆娘要是再闹下去,怕是只会把他们越推越远。

    要是韩则城把老二家的和果子带走,以后再不回韩家村,甚至断了寄钱回来,他们也半点办法没有。

    那样才真的是什么都没了。

    有的东西你再想捏住,但捏不住,也是没办法的。

    他叹了口气,拉了吴桂枝的胳膊,道:“则城他妈,你这脾气怎么总是这样,明明是想要替则城和他媳妇带孩子,减轻他们的负担,让他们可以专心的工作学习,怎么说着说着就又吵起来了?”

    说着就又跟韩则城道歉,道:“则城啊,你妈她就是不舍得你,不舍得果子,这带在身边养了这么些年,从小小的巴掌大的时候带到这么大,这说走,突然就要走了,不说是你妈,就是我心里也不得劲。”

    说着眼睛也红了。

    苏若看看吴桂枝和韩和平,再看看韩则城那张面无表情的脸,心底突然生出一丝心疼,然后在胸腔慢慢蔓延,连鼻子都酸涩起来。

    她一手牵着韩果,上前一步又拉住了韩则城的手,道:“我们回屋去吧。”

    韩则城侧了脸低头看她,目光在她脸上顿了顿,原先冰冷的表情终于慢慢有些融化。

    他抽出被她拉住的左手,转过身来,却用右手握住了她的小手,冲她低声说了一句“走吧”,就拉了她往房间走去。

    “则城,唉。”

    韩则城拉着苏若往屋里走,后面韩和平就唤道。

    他捏了捏吴桂枝,让她说些软和话。

    他实在太了解韩则城的性子,他说走那绝不是开玩笑的,绝对能做得出。

    但要是让他们就这么走了,很可能他以后就再不回来了。

    他也是对自家老婆子无语,怎么好好的事好好的话从她嘴里出来就变得那么难听呢?

    孩子小,老二在部队里忙,老二媳妇要读书,留孩子在家里帮他们带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咋就谈崩成这样呢?

    韩和平捏得大力。

    吴桂枝的胳膊被捏得一阵生疼。

    她抽了抽手,就冲着韩则城抹着眼泪道:“好好好,老二,你这是有了媳妇眼里就没了娘,骂还不是一门心思为了你你现在这样由着她,等她读了大学有了别人,你还不是得把果子送回来我给你带?”

    苏若韩则城以及韩家众人:

    “孩他奶你这是说什么呢?”

    韩和平简直是服了这老婆子。

    韩则城走得更快了,三两步就拖着苏若和韩果走到了里屋门口,这要不是韩果人小步子小,估计他早进屋了。

    吴桂枝横了韩和平一眼,就冲着韩则城的背影又道,“那行,你带他们走,以后的事以后再说,但家里日子苦,孩子们连个饱饭都没得吃,你给个准话,以后就一个月给家里寄四十块钱,其他的我再也不管你。”

    韩则城眼色沉沉。

    他松了苏若的手,站在门边侧过身子对苏若道:“你带果果先回屋里。”

    苏若看了他一眼,牵着儿子的手就先进了屋。

    不过进去了却也没往里去,就站在那里看着。

    韩则城看着吴桂枝道:“当年你扔下我改嫁,奶奶差不多是饿死的,我没死也是堂叔伯他们看我可怜,给了我几口吃的。后来我爸过来给了你钱要带我走,我没走,不是因为对这家里有什么感情,而是我不想再住去别人家里。”

    “我不走,我爸不仅把那些钱都给了你,以后每个月也都会给你寄钱寄东西。如果当初我直接跟他走了,你现在还能这么追着我要钱吗?当年大灾荒,如果不是我爸寄过来的钱和粮食,这一家子,能活下来几个人你心里没数吗?”

    “我没走,就在公社小学读了五年书,但从中学开始就离开了家,从大学开始就给你寄钱。这些,你真的想要算清楚吗?”

    在韩则城说“奶奶差不多是饿死的,我没死也是堂叔伯他们看我可怜,给了我几口吃的”的时候,吴桂枝的脸色就一下子变得煞白。

    原先那些急怒悲愤就好像膨胀的烈焰被浇了一盆冰水,“滋”一下被浇得只剩下了灰烬。

    她呆滞了片刻之后就瞪大了眼睛,道:“胡说八道,老二,你这都是从哪里听来的瞎话?这到底是谁编排的?当年要不是你大伯,你奶和你才早就被饿死了。”

    说着已经气得胸膛一阵的起伏。

    这些也的确是真的。

    哪怕是每个月只送上几把粮也真的有送过。

    他对他妈没有什么亲情,但正因为没有亲情,这几把粮的恩情他却必须记得。

    但也还得够了。

    他不想跟她争论什么。

    事实上他从来都不喜欢跟她多说什么话。

    他看向韩和平,道:“大伯,你带我妈回屋去吧,以前我每个月是往家里寄十块钱,后来再添了十五块是给阿若还有果果的生活费,以后阿若和果果不住这里了,这十五块钱自然不用加了。以后我每个月还是寄十块钱回来,是妈的养老钱。”

    韩则城说完转身就回屋了。

    如果不是怕在帮阿若和果果迁户籍之前节外生枝,这些话他早上就说了。

    一下子从原来的二十五,不,还有老二媳妇的十块钱,一共是三十五块钱变成了十块。

    而且老二媳妇也走了,老二以后肯定不会再隔三差五的往家里寄好东西和粮票油票各种票,老二媳妇也不会见天儿的往家里买东西补贴了,这落差不是一般的差。

    一屋子的人都被韩则城的这话给震住了。

    吴桂枝哪里受得了这个,当即两眼一翻差点晕过去。

    可是韩和平却被韩则城刚刚那个眼神看得只觉得心底生寒。

    就算他也觉得像是被人割了心肝肉,但也知道再闹,怕是连这十块钱都没了那样的话,其实他们也没办法。

    他心里也是又惊又怕,再不敢多说,拖了又想晕又想嚎的吴桂枝就往房里去了。

    房门关上,房间里苏若呆呆地看着韩则城,也不知道是该安慰他两句,还是说些别的什么。

    原本她觉得自己那些的遭遇可真够闹心的了,可现在跟他一比,好像也算不得什么了。

    至少自己的那些都过去了,现在还可以凭自己的实力清清静静的考大学。

    可他现在还要对着他妈。

    还有当年,他才是个几岁的孩子,却生生看着自己的奶奶饿死,这会是什么感觉?

    苏若想想都觉得不寒而栗。

    她喃喃道:“要,真的要现在走吗?”

    韩则城看了她一眼,道:“今晚好好睡一觉,明天一早走,不然你身体受不住。你看看还有什么要收拾的,再收拾一下,我带果子去刷牙洗脸。”

    说着就叫了韩果出去。

    “韩大哥。”

    苏若看着他的背影唤道。

    韩则城回头看她,可苏若唤住了他,对上他的眼神却又不知道说什么好。

    对她来说这其实就是一个相处了才两天不到的陌生人。

    她要怎么安慰他?

    想到她妈一直反复强调的重点,就是说她对他不好,说她要是上了大学就会跟别人跑了。

    这种话,对他来说也是一种羞辱吧。

    而且,他对她还这么好。

    那她要跟他说就算她上了大学她也不会跟别人跑吗?

    她她当然不会跟别人跑。

    但她也没法跟一个才认识两天的男人说出这种话啊

    她心里的酸涩翻涌,堵得厉害,最后忍不住上前了两步,伸手抓住他的手,也不知道说什么好,盯着他的手背好一会儿,才低声道:“我不是像他们说的那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