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犸家园 > > O装B是要被标记的 > 小草草莓
    对于乔方临来说,治愈伤口最好的办法就是睡一觉,比去医院啊,上药啊之类的都管用。尤其是这种家常便饭的皮肉伤,他向来不当回事,只要休息一会儿。

    只是这次却不同往常,乔方临迷迷糊糊间,伤口被人大力的揉捏,他一瞬间痛醒了。

    “呃?”乔方临额前的刘海都被冷汗濡湿了,可怜兮兮的黏在白皙的额头上。他半梦半醒间痛的睁开眼睛,艰难地转过头就看到江裴面无表情的坐在他身后,帮他上药。乔方临一愣,脑子糊里糊涂的就脱口而出:“小草莓?”

    江裴的脸立马红了,冷声道:“你瞎叫什么。”

    乔方临从小就皮的很,有愿意给别人起外号的毛病,但是他起的都是根据个人特色的可爱向的外号,并没有侮辱性质的。其实他已经默默的在心里这么叫了江裴好几天了,只是现在一时失了智,竟然在当事人面前叫了出来。

    饶是乔方临脸皮再厚,也难免有些尴尬,干脆咬了咬唇当做没说过。他看着江裴手中的那瓶药酒,有些恍惚的说:“谢谢你啊。”

    江裴顿了一下,看着自己骨节修长的大手下纤细的腰身眼神有些发暗,轻声回应:“你又去打架了?”

    这个‘又’字就很微妙了,乔方临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嗯。”

    江裴莫名的感觉一股火气往上涌,压都压不住,声音更冷:“还是和上次那伙人?”

    “对啊。”乔方临背对着他趴在床上,看不见江裴脸上的阴霾,自己脸色不红不白的撒谎:“他们烦死了,不过都是哥们儿,没办法。”

    “你倒真是好兄弟。”江裴手下故意用力,把身下的乔方临疼的直叫唤,不顾他的哀嚎嘲讽道:“你够仗义,宁可冒着老徐再让你写个几千字的检讨,也要帮人家去两肋插刀?”

    如果那帮人真的是乔方临的朋友,他至于那次下意识的帮自己挡了一棍子之后慌不择乱的跑路么?这家伙嘴里的话,江裴一个字都不信。乔方临也心知江裴这么聪明,大概是不会信的,只是他现在没有那个心力去想那么精致的借口来圆谎。乔方临耍赖似的干脆不说话了,怔怔的用下巴抵着枕头。

    现在这个时候,江裴这个浑身散发着alpha信息素的存在就好像是一个行走的荷尔蒙,离他这么近不说,一双玉石般温度的手还摸着他乔方临整个身子都是紧绷的。

    好难受,好热,好想要江裴身上的草莓味

    乔方临咬着唇忍了半晌,还是回头看着江裴,可怜巴巴的问:“江神,你是在关心我么?”

    这个称呼是班级里其他的人对江裴半调侃半崇拜的尊称,但乔方临是从来不叫的,这人自持高傲,不屑于那群庸俗的人同流合污。此时他冷不丁叫出口,江裴下意识的就警惕了起来,不动声色的看着他:“怎么了?”

    “我好感动,我现在难受死了。”乔方临自从被江裴标记过后,在他面前就很难横起来了。而且最糟糕的是在别人面前手腕狠的要死,人五人六的乔方临都没意识到自己现在越来越软,小绵羊似的对江裴张开手,嘿嘿笑道:“江裴,你抱我一下好不好?”

    江裴:“什么?”

    “你抱我一下。”受伤可能会让人变的脆弱且错乱,乔方临果断重复,坦荡荡的看着他。下一秒在看到江裴僵硬的神色时噗嗤一声笑了,边笑边说:“你别误会,我喜欢女孩子,但现在更喜欢你身上的信息素。”

    江裴咬牙:“我才没误会!”

    他边说边俯下身子,近乎粗鲁的把乔方临细瘦的身体抱进怀里,一双结实的手臂勒的乔方临生疼,差点翻白眼,他忍不住抱怨:“你轻点啊!”

    江裴:“闭嘴。”

    这句话在这种环境,情景里,真是容易让人误会。但江裴心里只有懊恼——乔方临这张嘴里说出的话,阴差阳错的每一句都不讨他喜欢极了。他本来应该把他晾着的,就任由乔方临难受好了,干他什么事情?但是忍不住。江裴觉得他宁愿故意让乔方临疼,用这个方法让他难受好了。

    只是他颇为没出息,心里虽然这么想着,在听到乔方临痛呼的时候还是放轻了力道。江裴身上散发的那股清甜的,带着凛冽的薄荷气息的草莓味包裹住乔方临的全身,让后者满足的轻叹了一声,窝在江裴肩头蹭了蹭。

    动作仿佛是十足十的依恋似的,江裴一愣,搭在乔方临肩头的手,修长的十指占有欲十足的慢慢收紧。

    第二天正好是周末,受伤的乔方临才得以免了带伤上课的酷刑,难得消停了下来没出去鬼混,一个人在宿舍浪了两天。江裴回家去了,寝室成了他一个人的天地被他祸害的乱七八糟,乔方临心里想着收拾,却拖延症发作一会儿拖一会儿,到最后把自己的床弄的没法呆人了又窝到江裴床上去避难——

    这家伙有洁癖,床铺干净整洁的宛如部队标准,乔方临一开始还有点不自在,只寻思着在他的床边坐一会儿打完这局游戏,但打着打着就不自觉的盘腿蹭上去了。

    蹭上去之后就又躺上去了,乔方临惊讶的发现江裴的被子上都有一股淡淡的草莓味。这可真是意外之喜,他毫无心理压力的搂着江裴的被子又蹦回自己那张乱的堪比狗窝的床。

    可虽然整个房间他愿意怎么祸害就怎么祸害,但一个人还是满寂寞的。乔方临一局游戏结束,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天都黑了,他轻轻地叹了口气,觉得自己简直是有病——怎么还有点想那个龟毛的家伙了呢。

    无聊之下晚上睡得也早,第二天上学的时候乔方临不仅难得早早就到班级,还人生中第一次对上学有期待感。班里零零星星的只有几个人,陈晓豆正站在讲台上踮脚写自习题,见到乔方临来一愣,半晌后腼腆的笑了笑:“早上好。”

    “早上好。”乔方临也不免有些尴尬,即便他在大大咧咧,但面对着曾经哭着对自己表白的女生,也有点不自然。

    习题过长怕黑板写不下,陈晓豆只好踮着脚使劲儿够着最上面写,乔方临看着就下意识的走到她背后抢过她手里的粉笔,轻声说:“我来吧。”

    男生阳光清爽的气息贴近自己身后,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无意中扫过陈晓豆细嫩的手背,她的脸顷刻就红了,结结巴巴的说:“谢、谢谢。”

    乔方临虽说学习狗尿不佳,但一手字写的却相当不错,铁画银钩似的清瘦又锐利,满满的写了一黑板呈现在人们眼前的时候颇有种龙飞凤舞的感觉。陈晓豆心不在焉的读完习题抬头一看,眼里立时就闪过一丝惊艳。

    随后她神色复杂的看着乔方临放下粉笔拍了拍手,一副大功告成的模样,冲她轻松地笑了笑:“好了。”

    陈晓豆:“谢谢。”

    她感觉自己真是越来越喜欢他了,乔方临这样的是什么神仙男孩子啊。陈晓豆浑然不觉自己眼前加了粉红色滤镜,连看着乔方临全无形象的跳到庄新飞背后吓唬他,两个人闹在一起的模样都觉得帅。

    “你今天咋来这么早?”庄新飞按照惯例在教室狼吞虎咽的塞早餐,边吃边含糊不清的问:“不像你的风格啊!”

    乔方临咬开他递过来的牛奶,慢吞吞的喝着:“无聊呗。”

    他趁着庄新飞没注意,转身扫了一眼身后的桌子,不自觉的皱起了眉——还有五分钟就上课了,江裴怎么还没来?这种踩点进教室的行为,可不是江裴的风格啊。

    更奇怪的是,江裴就真的这么一直没来上课,乔方临一上午回头好几次,不自觉的有些担心。第三节课下课的时候,乔方临实在忍不住抓过庄新飞这个小灵通打听:“喂,江裴今天怎么没来啊?”

    庄新飞不愧是拥有着居委会大妈的一颗心,对于学校的八卦和实时掌握的可以说是炉火纯青了,闻言压低了声音故作神秘的凑到乔方临耳边说:“我听说,江神的父母找到学校来了,说是要给他转学。”

    乔方临一愣,竟然不自觉的结巴了一下:“什、什么?”

    “我也是听说。”庄新飞跟他嘀咕着:“我姨夫不是学校的老师么,昨天在家里说几句这事儿来着。好像是他妈妈听说学校里有人跟江裴传绯闻,来气了,觉得咱们学校风气不好。啧啧,太事儿了,今天就去主任那去找人了,非要给江神办转学,好像是喂喂,小乔,你干啥去?还有两分钟就上课了啊!”

    庄新飞一脸懵逼的看着没等他说完起身就走的乔方临,还有迎面走进教室的物理老师然后他看到乔方临面对着物理老师的阻拦,皱了皱眉躲开他就头也不回的冲出去了。

    庄新飞:“”

    他觉得他们家小乔真是绝,太绝了!

    ——乔方临现在已经不仅限于平淡的逃课了,开始发展到正面硬刚老师光明正大的逃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