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尔伽被简引去一间明显是给人类准备的卧室,才想明白爱丽丝昨天“看见”了什么。

    很明显,现在这个结果是最好的结果,在不违反沃尔图里定下的法律同时,阿罗答应了她延缓加入沃尔图里的请求。

    爱丽丝一定是“看到”她跟上凯厄斯以后,达成了这种可能是最佳的未来。

    但她中间思考时还是不明白。

    跟紧凯厄斯,才有可能让阿罗通过爱德华读她的心。也就是说,原先可能存在一种可能的未来,她没有跟上凯厄斯,也就无法达成现时这种结果。

    爱丽丝需要阿罗读她的心才能帮到她。

    但她又说不要给任何人回答。

    赫尔伽想了许久才想明白是让她不要承认自己知道他们是吸血鬼。这一点,明显也是影响“未来”的变量。有可能有一种未来,因为她明面上表示知道了他们的身份,而促使阿罗没能答应她的请求。

    但如果阿罗真能读到她的心,他应该不需要她承认,阿罗和爱德华都会知道她已经知道。那这就是一个既成事实。

    结论出来。

    是读心,促使了他转变态度。

    但他的读心术没能读到她脑子里的想法。

    那么,没有读到她脑子里的想法,他读到了什么?

    赫尔伽不相信经过贝拉的刺激,他还会那么吃惊。简拥有使人痛苦,感觉在烈火中焚烧的能力,却对贝拉无可奈何。阿罗同样如此。

    她跟着简回来时看到她的臭脸了。

    总不至于是看到了她脑子里200g的……咳咳。

    把几件裙子从柜子里拿出来,赫尔伽对着镜子比了比,选定今晚的着装。

    她喜欢思考的时候,做些简单又得心应手的事情。

    再说,臭美,也是人类社会不竭发展的源动力之一。

    她就不信沃尔图里会用完一个高定设计师就杀掉他/她。

    挑出一件黑色的裙子,手肘镂空的设计,给裙子整体增添了一丝典雅,收腰的设计又能显出她的身材。

    她对着镜子看了看,试着把头发绾了起来。

    刚想到阿罗和爱德华的异常可能和她脑子里那道门有关时,有人敲了她的房门。

    “是简吗?”

    她没有多想。

    “开门。”来人讲话的语气颇为不善。

    幻听!一定是幻听!

    赫尔伽内心是崩溃的。

    忘了沃尔图里还有个雷随时要炸。

    但是这雷冲过来的速度也太快了吧。

    她还没做好心理准备。

    “我睡觉了。”她坐在镜子前,没敢动,十分心虚。

    “现在是下午五点,你要现在睡觉?”

    “……”

    她就不能补个午觉吗,都吸血鬼了还这么关注人类作息?

    “等一下,马上就来。”

    简单又看了下自己的装束,确定没有问题后,她才深吸了口气,准备排雷。

    “找我做什么呀?”

    叫人出来,又不说话是什么意思:)

    凯厄斯的视线落在她的锁骨和肩上,抹胸礼服上露出大片白皙的肌肤。她这件裙子其实是最简单不过的款式。

    赫尔伽觉得某人的目光有点吓人。

    虽然平时他就有够吓人的,但此时不知道为什么感觉他格外危险。

    这狗吸血鬼不会是终于发觉她的血味道不错,想吸了她吧!

    “换一件。”

    什么?

    他又重复了一遍,她才听明白,不过上次就非要她戴围巾,这次还管?

    她穿什么衣服是属于人类的自由。

    呵,换就换。

    好像在吸血鬼地盘露脖子确实也不太好,对着落地镜赫尔伽摸了摸自己的脖子,行吧,虽然他们在衣柜里准备这样的款式表明他们不在意这个,但她还是有点作为食物的自觉吧。

    她在房里磨磨蹭蹭换衣服,将近半小时。

    吸血鬼明显过来是兴师问罪的,她还是多拖一会儿,把他脾气磨没再说。

    一直拖到快六点。

    门外吸血鬼苍白的脸都快因为要等她选衣服变绿了。

    终于穿好裙子,赫尔伽走出房门。

    “我好饿啊,我们去吃饭吧。”

    为了不让吸血鬼把话题引向追究她,她一出门就先声夺人。

    虽然和他一起吃饭也很难熬,吸血鬼因为无事可做会在餐桌上一直盯着她。

    但总比,一上来就引爆火/药桶强吧。

    找茬吸血鬼的脸色缓了缓,才点了点头。

    “我们可不可以去外面吃。”被侍者引进一间放着长桌的石室后,她小心地提出。

    阴森恐怖,封闭石室,也太恐怖片就餐氛围了。

    话说,某吸血鬼会不会觉得她要求太多了。

    半个小时后,她在一处露台上的餐桌前坐下。

    然后……

    专心玩起了手机。

    沃尔图里的信号实在太一般了。

    大部分都在地下,还都是承重墙,她的房间只有一扇小窗。

    总结,太不适合人类居住了。

    爱丽丝帮了她,她还没有感谢,赫尔伽想先发一条短信过去,然后回福克斯再当面道谢。

    “又在和卡伦家联系?”她的案子没有解开,暂时不好和家人联系,那现在只可能联系那群卡伦们。

    凯厄斯对卡莱尔·卡伦原本就不佳的印象,跌破谷底。他原本就认为那群素食吸血鬼是血族中的异端、败类……要不是阿罗反对。

    赫尔伽瞅了他一眼。

    这人怎么这么讨厌:)

    “你可以回家,但是别和卡伦家来往,一年后,我会派人去接你。”

    ??!

    她明明跟阿罗说的是几年,到他这儿就给缩水成一年???

    赫尔伽刚想提出异议。

    “还是你想六个月。”

    一年……就一年吧,她认了。

    化悲愤为食欲。

    好吧,其实她在飞机上没吃多少,好不容易暂时不用考虑生命安全了。当然要补充点能量。

    意大利菜,以原汁原味,利用食材本身的味道闻名,主料多用海鲜、牛肉、番茄。

    赫尔伽在饮食上其实没有太多的讲究,简单来讲,只要厨子手艺好,她就不挑食。

    虽然,这个前提不太好找。

    因为美食,对面坐了个意大利冰山也无所谓了。

    不过……对面的人是意大利人?

    她严重怀疑,说不定对方的出生日期比罗马建城都要早。

    餐桌上没有酒,饭后倒是有一道冰激凌。

    刚才赫尔伽就已做过努力,表明自己可以一个人吃饭,试图把自己不吃饭还要看别人吃饭的吸血鬼撵走。结果,还是以失败告终。

    在凯厄斯黑着脸叫人把最后那道蛋白酥冰激凌撤走后,赫尔伽只能装作看风景了。

    他们出来时,天已是黄昏,吃完饭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

    这个时间,大部分意大利人才刚准备用晚餐。

    沃特拉城,似乎到晚上才真正热闹起来,和白天那种处处是游人的喧闹不同。城市居民,以慵懒闲适的态度开始享受自己的夜生活。

    赫尔伽手倚在露台半墙上,看到沃特拉城里许多餐馆和小酒馆亮起了橙色的灯,还有很多人在喷泉广场上,穿梭不停。

    就这么回去,晚上要积食睡不着吧。

    “我们去散散步?”她回过头,浅金色的发丝有一些被风吹落到脖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