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犸家园 > > 师尊在上,我在下[穿书] > 第 2 3 章
    苏子言接过糕点,点头道:“好。”

    顾未寒去得快,回来的也快。

    苏子言才刚把糕点吃完,他便回来了,手里紧抓着一块粘了泥土的黑色根茎状物。

    苏子言一边擦嘴角一边问:“这是什么?”

    “墨鸟兰的根球。”顾未寒摊开手掌心,眼里划过喜色:“咱们或许有救了。”

    “真的?”苏子言半信半疑。

    “我曾经看过青云派的古籍《奇花异闻录》,南海临川岛有一种黑色的鸢尾花,花朵的形状像极了乌鸦,因此学名叫墨鸟兰。”

    “墨鸟兰花无香味,凡人闻了容易晕厥,对修士没有任何影响,可它深埋在地底的根球却有剧毒,接触到血液后,会让修士浑身提不起劲,于是这个花又叫“神不倒”,顾名思义,只有神沾了此毒,才不会倒。”

    “虽然杀不死公子羽这个妖皇,但放倒他一时半会应该是够了。”

    听顾未寒解释完,苏子言眼前一亮。

    他道:“我知道了,那等下我把这个磨成粉放在酒里面,再让公子羽喝了……”

    “不行。”顾未寒摇头:“吃到肚子里没效果,只有接触到他的血液才行。”

    “那怎么办?我身上没有兵器,连尖锐的东西都没有。”

    “我去找匕首。”

    “等等,”苏子言看着手腕,突然眼前一亮。

    他道:“我有办法了……”

    吉时到了,公子羽穿着一身喜庆新郎袍走了进来,这袍子和他平时的红裳倒也差不多,只是边角绣了金线,胸口也秀了繁复的图腾,看上去贵不可言。

    公子羽身材颀长,肩宽腰细,这种鲜艳的大红色,穿在他身上一点也不浮夸,反而有一种说不出的韵味,邪妄又肆意,勾得人移不开眼。

    连苏子言也不得不感叹,这妖孽真的长得极好。

    ……

    公子羽刚入房内,一眼就看到了坐在窗边的苏子言,看着他一身和自己同款式的喜服袍,昨晚的怒气似乎全消了,嘴角依旧是那抹熟悉的笑。

    他走过来牵着苏子言的手,柔声道:“哥哥,咱们该去成亲了。”

    “好。”苏子言乖乖点头,心口却蓦的有些紧张。

    他努力扯出一个笑,装作不经意的指着手上的银链子道:“都要拜堂了,你能不能把我手上的这个给解开?”

    公子羽目光停留在那根银链上,居然还认真的想了想,半晌才道:“入洞房的时候,阿羽再给哥哥取下来。”

    艹!变态。

    苏子言努力笑了两声,又道:“公子羽……咳……阿羽,我们要成亲了,我送一样东西给你吧。”

    他好紧张,心口狂跳,那心脏仿佛要从他的喉咙里蹦出来了一般,连手指都在发抖。

    “送东西给我?”

    公子羽倒没发现他的异常,只听到他要送东西给自己,顿时特别高兴,狭长的凤眸眯了眯,开心道:“阿羽也有东西要送给哥哥。”

    他一边说,一边从袖口里摸出一个木盒,塞到苏子言的手里道:“哥哥,你打开看看,阿羽的这个东西,哥哥一定认识。”

    “嗯,”苏子言将他送给自己的木盒,随手放在桌上,道:“好,我等一下再看,现在……该我送你东西了,你先闭上眼睛。”

    “好。”公子羽听话的闭上了眼睛。

    “不准偷看。”

    “好。”

    苏子言将一直带着的编织手链取了下来,那个手链是他很久以前做的,手链下的吊坠是他养的那条大蛇磕下的蛇牙。

    那蛇牙牙尖锋利无比,刺破皮肤应该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而蛇牙中间空洞的地方曾是大蛇发射毒腺的甬道,此刻那中空的甬道,简直是藏毒的利器。

    “蛇牙?”公子羽的语气听上去比往日更加的低沉,带着一种无法言语的柔软和雀跃。“哥哥一直戴着它?”

    苏子言吓了一跳,小声的抱怨道:“不是说不准偷看吗?”

    “阿羽没偷看,”公子羽迅速伸手遮住了眼睛,听着他话里的不悦,赶紧解释道:“只是闭着眼睛也能感觉到它。”

    艹!修为高了不起啊!

    苏子言擦了一把冷汗,小心的走过去,道:“那我给你带上?”

    “好。”

    苏子言将蛇牙缓缓靠近他,手抖的不行,内心也慌得一批。

    冷静冷静,他一遍一遍的告诉自己,现在得冷静,成败就此一举了,能不能逃出去,只能靠这一博了。

    他握过公子羽冰凉的手,将宽大的喜服往手腕后褪去,眯眼找准皮下那根跳动的青色血管,咬牙狠狠扎了下去。

    蛇牙牙尖锋利,轻易的便刺破了公子羽的手腕,那中间的毒药也顺利的进入了他的血液里。

    “哥哥……”公子羽睁开眼睛,看着插进血管里的蛇牙一脸迷茫。

    但紧接着脚下就一阵踉跄,身体仿佛被抽尽了力气,连站都站不稳。

    摇摇晃晃了几下,最终不受控制的往后倒去。

    到此时,公子羽哪能还不知道自己着了道。

    他挣扎了几次都没爬起来,模样颇为狼狈。

    却依旧白着脸,不敢置信道:“哥哥,你竟然用它扎我?为什么要这么做?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

    他的语气里满是悲愤,听上去可怜兮兮的。

    苏子言有些慌,他提着发软的脚往后退着,僵着脸道:“我不是你的哥哥,我不喜欢你,我也从来都没想过要嫁给你。”

    他深吸了两口气,努力让自己平静,“你身体里的药并不会真的伤害你,只是让你浑身没有力气,这段时间你没有伤我,我现在也没伤你,咱们扯平了。”

    苏子言说完,扭头往外走去。

    “哥哥你要走了吗?”公子羽此时全身无力,脉搏处流出的鲜血,将他的红袍染得更鲜艳,红得刺眼。

    那太过艳丽的红,衬得他的脸色白如纸张,脆弱到仿佛一戳就能破。

    他艰难的动了动,虚弱到甚至没有力气去拔下插/在手腕上的蛇牙。

    可见着转头要走的苏子言,却拼尽全身力气,抬手抓住苏子言的袍角,带着哀求的语气道:“哥哥别走……不要走……”

    听到了动静,顾未寒破窗而入,看着倒在地上的公子羽,顿时满脸狠色,手里运足了灵力朝他走去。

    苏子言却一把拉住他,“走吧,我们快点走,我一刻都不想待在这个地方。”

    或许刚刚紧张过度,这会儿连说话都有些发抖。

    感觉到抓着自己的手格外冰凉,顾未寒也没再犹豫,恶狠狠的瞪了一眼公子羽,想着自己确实一时半会杀不了他,等药效散了之后更是留着这等死。

    干脆迅速拉着苏子言就往外走。

    手中的那点衣袍慢慢剥离,哪怕拼尽全力也没能握住,公子羽神情终于失控了,眼里带着无尽的暴戾,恶狠狠道:“你又骗我,你又在骗我。”

    他的声音里带着一种撕心裂肺的痛苦、恨意、不甘,还有某种无可奈何,太过复杂的感情,让这张俊美的脸狰狞到扭曲。

    “当初说会回来找我,我信了。”

    “说再也不会离开我,我也信了。”

    “你要我活下去,你说会一直等我,我还是信了。”

    他的话里仿佛咽着血,一个一个的字音像是从牙缝里面挤出来的,带着椎心的质问:“可你每一次都在骗我,每一次都在骗我。”

    浓浓的戾气涌上他的双眸,他突然吼道:“苏子言,我恨你……我恨你……”

    往外走的苏子言脚下一个踉跄差点没摔倒,眼里涌上疑惑和惊恐,他听着这杜鹃啼血般的声音,听着他准确无误的叫出自己的名字,胸口仿佛压了块巨石,堵得厉害。

    一旁的顾未寒见他心神不宁,手上又带着那个诡异的银链子,干脆一把扛起他,快速的往外走去。

    苍梧殿外的禁制是靠着公子羽的修为在支撑,这会儿他体力不支,禁制也薄弱了不少。

    顾未寒拼尽全力,倒也让禁制裂开了一个口子,他背着苏子言急步走出去,招来灵剑,飞快地往青云派方向赶去。

    他一定得在公子羽恢复过来之前回到青云派,才能保住小命。

    ……

    苏子言伏在顾未寒背上,眼里一片迷茫,到此刻都是魂不守舍、六神无主。

    他一直都以为自己大概是公子羽口中的那个哥哥的替身。

    一个长得一样的替身。

    直到刚刚,公子羽竟然叫出了他的名字。

    他听清楚了,公子羽叫的确实是他的名字。

    这导致苏子言完全迷糊了,自己真的是公子羽那个哥哥的替身吗?长相一样,声音一样,连名字都一样的替身?

    苏子言闭上了眼睛,他觉得自己仿佛走进了一个怪圈,越绕越迷茫。

    轻叹了一口气,问:“顾未寒,你说这世上会有一模一样的两个人吗?不但长相一样,连名字都一样。”

    顾未寒稍稍扭头,没看到背后苏子言的脸,却感觉到一股温热的气息喷在自己的侧脸上。

    他像被电触了一样,迅速转过脸来,没敢再动。

    只道:“或许有吧!”

    这世上或许真有样貌名字一模一样的两个人。

    因为他曾经推下山的那个苏子言,和他背上的这一个,完全不是同一个人。

    曾经的那个苏子言优秀聪慧、尖酸刻薄,身后这个却傻得可爱。

    一天一夜后,青云派庞大的山脉终于出现在眼前,顾未寒轻轻晃了晃身后睡着的人,道:“我们要安全了。”

    “嗯,终于要到家了。”苏子言揉了揉眼睛,那点睡意飞到了九霄云外。

    “哥哥……”

    一道熟悉且阴郁的声音在耳旁响起,吓得苏子言差点从顾未寒的背上滚下来。

    顾未寒也是背脊一僵,连脚下的灵剑都抖了三抖。

    “他来了。”苏子言声音都差点变了调,仿佛年久失修的老弦,再颤两下能直接断掉。

    顾未寒心境比他高,见着就在眼前的青云派,安抚道:“不怕,青云派有护山大阵,万邪不侵。咱们坚持到最后一刻,只要能进入护山大镇,他就没办法拿捏我们了。”

    苏子言头发都竖了起来,听到他的话,稍微又安心一点。

    壮着胆子朝后看了一眼,那红色身影已经在距离他们不到十丈远的地方,那道阴冷的目光更是如芒在背,吓得苏子言恨不得将头埋进顾未寒的后颈窝。

    公子羽很快就要追了上来,但幸运的是青云派也就在脚下。

    顾未寒使出了吃奶的劲,在苏子言感觉到脖子后面有冷气的最后时刻,冲进了青云派的护山大镇。

    脚踩在青云派的土地上,顾未寒松了一口气,放下苏子言,一脸轻松道:“不怕了,公子羽他……”

    进不来这三个字卡在喉中,俊脸上全是惊恐之色。

    传说中万邪不侵的青云派护山大阵,居然被公子羽无视了,公子羽不是妖吗?他为什么可以像没有遇到任何屏障似的,轻轻松松的就进来?

    这不符合常理呀。

    完了!死定了!

    ……

    “哥哥,你忘了阿羽说过的话吗?”公子羽落在山门前,脸上已经没有丝毫笑容,语气也沾上了寒山雪,轻飘飘道:“阿羽说过,再也不会让哥哥离开了哦!”

    苏子言看着公子羽落在他身上阴森又冰冷冷的目光,顿时吓得差点原地去世。

    他几乎是抓着顾未寒的袖子,闭着眼睛惊恐的大叫:“师尊救我……”

    这一次他的运气还不错,在公子羽的手要抓住他的那一刻,一道黑色的身影从天而降,气势凌厉的像一座大山般拦在他面前。

    是师尊!

    苏子言大喜,仰首望着云崕仙尊清冷含霜的面容,顿时燃起了生的希望。

    此时此刻,他那一身萧肃且无风自动的黑衣,仿佛都自带万丈彩光,像极了救苦救难的菩萨降世。

    苏子言眼睛都红了,仿佛倦鸟归巢般带着顾未寒连滚带爬,迅速躲到了云崕仙尊的身后,用着浓浓的鼻音道:“师尊救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