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犸家园 > > 噬爱 > 14
    听见儿子的这声话,徐雁菡脸上的笑容就有点淡了。

    她皱眉问道:“小叔叔昨天到底去带你们看了什么电影?怎么会让心心吓得这么厉害?是恐怖片吗?”

    季骄阳卡了一下:“……也不算是,我没有被吓到,只有心心被吓到了。”

    徐雁菡脸上的神情依然没有缓解,转头朝身后问了一声:“季哲茂,你到底带孩子去看了什么电影?心心都被你吓得不敢一个人睡了!”

    屏幕外响起一阵动静,不多时,季哲茂就穿着一身浴袍出现,半阖着眼帘说道:“就是一部普通的喜剧片而已,我也不知道心心为什么会被吓着了,可能是胆子太小了吧。”

    他边说边看向屏幕,在看到童书雪和季骄阳两人并肩靠坐在床头的画面时微微笑了一下,说道:“不过看样子,心心现在已经不害怕了,是不是,心心?”

    童书雪冲他乖巧微笑。

    “跟哥哥在一起,心心就不会怕了,不过……那部电影真的好可怕,好像是叫什么……《一夜破产》?阿姨,有空的时候你也可以去看一看,真的好可怕,心心不骗你。”

    说完之后,她又问道:“阿姨,你们那边现在是几点钟?到晚上了吗?”

    徐雁菡回答她:“已经半夜了,怎么了?”

    闻言,童书雪就在面上露出了一点困惑的神情。

    “已经是晚上了,阿姨和叔叔还在一起……是要在一个房间睡觉吗?就跟心心和哥哥一样,在一个被窝里睡?”

    这话一出,徐雁菡脸上的神色顿时变得尴尬起来,身旁的季骄阳也有点绷紧了身体,只有季哲茂维持着从刚才开始就有的淡淡笑容,从容应道:

    “不是,阿姨只是因为担心你的情况,所以才把叔叔叫到这里,等电话挂断之后,叔叔就会回自己的房间去了,不和阿姨一起睡。”

    “原来是这样。”童书雪恍然大悟般点点头,抿嘴露出一个乖巧的微笑,“那阿姨叔叔,你们两个人要早点睡觉,不用担心我们,我们会在家里乖乖等你们回来的。”

    这么乖巧懂事的回答,放在以往,徐雁菡一定会好好夸奖几句,以示欣慰,但今天却反常地没有多聊,尴尬着神色又问了几声情况,就匆匆忙忙地挂断了电话。

    季骄阳的脸色也有点不好,紧抿着嘴盯了手机好一会儿,才把它放到一旁的床头柜上,重新钻进被窝里面,喊童书雪过来睡觉。

    童书雪没有立刻应声,而是花了一秒钟的时间来进行思考,要不要就刚才徐阿姨和季叔叔的话题继续聊下去。

    不过在最终,她还是决定什么都不说,抿嘴笑着应了一声,钻进被窝,倚靠进季骄阳的怀里,和昨天晚上一样,搂着他的脖颈进入了睡眠。

    她是个有原则的好孩子,既会不留情面地对待坏人,也不会误伤无辜的好人。

    而季骄阳不仅属于后者,还给她帮了许多忙,让她不用被寒冰彻底冻住,是她在这个世界上最好最好的哥哥,她才不会像对待坏人一样对待他呢。

    ……

    就这样,在接下来的几天,童书雪都和季骄阳睡在一个被窝里,白天一起行动,晚上一起休息,两个人的感情迅速升温,回到了亲密无间的从前,甚至比那还要亲密一点。

    而徐雁菡也会固定在每天的清晨打来视频电话,询问他们的生活情况,只是不同于第一次,在之后的几次电话里,季哲茂的身影都没有再出现过,只有她一个人。

    对于这个变化,季骄阳感到非常开心,巴不得他永远都不出现,自然也不会主动询问怎么没看见他,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离开了。

    童书雪倒是想问一声,但是想想还是算了,毕竟徐阿姨一直都对她很好,唯一的坏人只有季骄阳的叔叔一个,她不能因为坏人想娶徐阿姨,就让徐阿姨也变得难堪,下不来台。

    ……

    一周后,徐雁菡和季哲茂回国,两个人除了有些风尘仆仆之外,看上去都没有什么变化,但童书雪却敏锐地发觉,他们之间的关系变差了。

    具体表现在徐雁菡的身上,不仅对于季哲茂的招呼爱答不理,还一直把后者晾在一边,模样和那天晚上故意晾着她的季骄阳很有些相似,不过持续的时间要长多了。

    对于她的态度也变得温柔怜惜起来,仿佛回到了两年前,她刚刚到季家的那一段时光,说话都有些小心翼翼的,像是怕吓着她什么。

    于是童书雪就知道了,对方把她那天的那句话记在了心里,真的抽空去看了一眼那部电影,然后和她一样识破了坏人的诡计,开始对坏人进行惩罚。

    不过在面上,她并没有表现出来,依旧一副天真懵懂的模样,什么都不知道。

    就算季哲茂在有天趁着只有他们两人的时候感慨了一句:“现在我可算是明白阳阳当时的感受了……心心,你的一句话可真是有份量啊。”

    她也还是像什么都没听懂一般,眨了眨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疑惑说道:“心心……有说过什么话吗?”

    季哲茂冲她一笑:“没有,是小叔叔我自己在这里胡说八道。不过——”

    他顿了顿,伸手抚上她的头顶,在上面揉了揉:“一部电影,能让你和阳阳的关系重新变好,小叔叔这件事做得还是挺值的,是不是?”

    童书雪懵懵懂懂地望着他,认真地解释说道:“心心和哥哥的关系一直都很好。”

    “是吗?”季哲茂又是一笑,“那就祝愿你们两个的关系能一直都这样好下去吧。”

    童书雪仍然懵懵懂懂地看着他,像是不明白他这话什么意思。

    ……

    徐雁菡晾了季哲茂很长一段时间,才开始重新搭理他。

    季骄阳失望极了,对于两人的关系变差,他是最高兴的那一个,最起码在情绪表露上是这样,为此还特别挑衅了季哲茂好几回,嘘他永远都别想得逞阴谋。

    结果没过多久时间,两个人就和好了,让他感到格外失落,幸好身边还有童书雪陪着,不像寒假前那样只有孤零零自己一个人,让他能够转移一点注意力,不用特别消沉。

    至于童书雪,则是自从和季骄阳一起睡了一晚后,就觉得以前睡过的那些觉都白睡了。

    不用在闭上眼前刻意想着开心事,以此来清空大脑,防止想事情想得睡不着;

    也不用担心闭眼上之后在睡梦里看见什么不好的东西,让自己从噩梦中惊醒;

    只需要单纯地闭上眼睛,把头埋在身旁人的肩膀脖颈处,就能够拥有一个香甜的酣梦。

    醒来时还会感觉全身都暖洋洋的。

    如果说,以前看着季骄阳的笑容,能够让她从心底感觉被阳光照耀,融化寒冰的话,那么现在,和他就寝在一个被窝里,就相当于是把整个太阳都揽到了怀里。

    不再是她去靠近春天,而是她就置身于春暖花开的国度里,不断地汲取着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光和热,让她贫瘠的心灵土地上破冰融雪,复苏万物生机。

    人一旦见识过了光明,就会很难再回归到黑暗。

    童书雪也不例外。

    以前没有和季骄阳睡过时,她还能忍受睡梦中时不时闪现的可怕黑影,现在既然睡过了,体验到了沉酣到天亮的舒适无忧感,再让她一个人孤零零地睡觉,就有些不情愿了。

    她想和季骄阳长期睡在一个被窝,直到她能够彻底摆脱过去阴影的那一天。

    就算看再多类似的电影、回忆再多相关的过去,也不会感到恶心发冷,想要呕吐,最好还能在将来的某一天,笑着对别人说起这些过去的往事。

    只有这样,她才能安心离开他,回归一个人的生活。

    就像她的心理医生曾经对她说的那样,你只有战胜了恐惧,才能够彻底摆脱掉它,要不然这个东西就会如影随形地跟着你一辈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冒出来打你一下。

    所以她决定把自己的卧室搬到季骄阳的房间里,从此和他共用一间房,共躺一张床,共睡一个被窝。

    对于她的这个想法,季骄阳先是感到不可置信,然后就是高兴,带着一点别别扭扭的害羞同意了,允许她和他长期睡在一个被窝里。

    徐雁菡却觉得不妥。

    房间倒是可以合并起来,两个人在一间房里睡两张床,反正当初划分给季骄阳的卧室房间够大,容纳下四五张大床都还绰绰有余。

    但是两个人睡在同一个被窝里,这就有点……虽然他们两人都还是小孩子,但……怎么说也……有点不太妥当。

    她这话一出,童书雪还没有来得及说什么,季骄阳就在一旁倍感失望地嚷嚷开了。

    “为什么不行?我和妹妹现在就是这么睡的,都睡得很好,没什么不好的感觉。”

    说完又问徐雁菡,是不是因为如果他和妹妹一起睡了,他就不算勇于单独睡觉的男子汉了,那他可以不要这个称呼,只要能和妹妹在一起睡,就算说他是胆小鬼,他也都认了。

    听得徐雁菡失笑不已:“不是这个问题。你就算和妈妈睡都没问题,还是这个世界上最勇敢的小男子汉,但是……和妹妹……”

    她有些为难地看了一眼童书雪,不知道该怎么说。

    注意到她的目光,童书雪适时地低下头,垂下眼睫,用很轻很轻、充满失落的声音开口说道——

    “哥哥不能和心心一起睡吗?心心……自从看过那个电影之后,就一直很怕,睡不好觉……只有在哥哥身边,才能睡着……哥哥也很喜欢和心心在一起睡……”

    徐雁菡最见不得她这副样子,看得人心一揪一揪的,简直恨不得抱起来给她无数个亲吻,让她重绽笑颜,不要再这么失落了。

    同时,也因为她话里表露出来的对那部电影的恐惧,狠狠地瞪了不远处的季哲茂一眼。

    明知道这孩子身上发生过什么事,还带着去看那种电影,休克疗法也不是这么用的,好不容易才用了两年时光把这孩子心头的阴影抹去,现在倒好,被他一部电影又带出来了!

    季哲茂也知道自己这事做的不厚道,虽然是为了季骄阳,但再怎么说,对一个女孩子用这招也有些太过了,所以他决定全力支持童书雪的这个想法,以此来作为补偿。

    这么想着,他就缓缓从对面走来,朝徐雁菡说道:

    “就是在一个被窝里面睡觉而已,孩子想睡就睡吧,兄妹之间不都这么过来的?反正他们两个现在岁数也还小,等到以后长大了,再把他们分开不就行了。”

    看徐雁菡还有些反驳的意思,他又加话说道:

    “而且阳阳的性子你也是知道的,别看他现在高兴,估计用不了一个月,就会受不了了,喊着要分开单独睡。到时候心心的恐惧症应该也差不多好了,分开也方便。”

    “我才不会!”季骄阳瞪着他,大声说道,“我会和心心妹妹永远都睡在一起的!才不会过了一个月就受不了,你别胡说!”

    “不许这么对叔叔喊叫。”徐雁菡先是批评了一句,而后看向季哲茂,无奈地用眼神示意了,“你也看到了,阳阳说不会厌倦。”

    “那不是挺好的?”季哲茂微笑,“就让他们一直在一起好了。”

    “好什么好,你别乱说。”徐雁菡再度瞪他一眼,觉得他这话说的真是莫名其妙,小孩子不懂也就算了,大人还来添什么乱,干脆不再询问他的意见,转而自己思考。

    只可惜想了半天,她都没有想出说服这两个孩子不在一起睡的方法,又有季骄阳在一旁不断地要求念叨,童书雪用小心翼翼的期盼目光望着她,让她心底柔软的地方被狠狠戳中。

    最终,居然还真的同意了这件事,让他们两个人在一起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