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犸家园 > > 噬爱 > 115
    虽然同意了两个人在一起睡觉的事情,但为了不在以后出现什么麻烦,徐雁菡特别和他们约法三章,做出了如下几个约定:

    第一,两个人只能一起睡到六年级,一旦上了初中,就必须分开来睡,时间只能提前,不能拖后;

    第二,要按时就寝,不能在房间里面嬉戏玩耍,如果两个人被发现了不好好休息,就必须立即分开,不允许再睡在一起;

    第三,关于在一起睡觉这件事,一切都以妹妹的意志为准,如果妹妹哪一天不想一起睡了,就必须立即分开,不得有任何异议。

    季骄阳对这些条件很不满,觉得明显是在针对他,但架不住徐雁菡摆出了强硬的态度,说是如果他不同意,就不能和妹妹一起睡,也只能不情不愿地点头答应。

    童书雪倒是没有什么意见,反正将来的事有将来的她去操心,现在的她只要能和季骄阳睡在一起就行,遂乖乖巧巧地点头应下,喜得徐雁菡对她又是一通夸。

    事情就这样定下。

    很快,季骄阳的单人卧室就被改装成了和童书雪一起的双人卧房,大部分是两人原来就有的东西,混装在了一起,少部分是新采购的,正好把旧的一批换了。

    床倒是没换,因为原本给他布置的就是最大号的双人床,所以只把被褥枕面换了一套,从单人短款换成了双人长款,就让两个人一起窝在上面睡了。

    两人就这么正式住在了一起。

    季骄阳对此感到格外兴奋,在头几个晚上险些睡不着,还是童书雪在他怀里睡了,用轻缓绵长的呼吸声给他当了安眠曲,才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不过后来就好转了,可以和她进行同步睡眠,两个人相拥着在被窝里一块睡去。

    起床的方式也变了,从以往的闹铃——保姆敲门声变成了现在的闹铃——童书雪呼唤声,到后来闹铃也没了,只剩下了童书雪轻轻软软的呼唤声,因为她醒得比闹铃要早。

    这让季骄阳纠结了很长一段时间,因为有人在耳边轻唤自己起床的体验实在是太美好了,让他又想在床上多躺几分钟,多听听她的呼唤,又不舍得她费嗓子,想尽快起床。

    并且,每当童书雪这么唤他时,他的心里就总是会升起一股奇怪的情感,痒痒的,像有羽毛在心里飘,也不知道是为什么。

    虽然这股情感很快就会散去,但每天早上都来这么一回,既说不清,也道不明,让他感到了一定的困扰。

    不过他并没有把这事对谁说明,就这么默默地瞒了下来,自己一个人体会。

    不知道为什么,但就是想这么做。

    至于童书雪,则从头到尾都没有什么多余的情感,有的只是安心,安心,和安心。

    非要说有什么的话,那就是对季骄阳的一点感谢之情吧,感谢他愿意和她睡一起,给她带来长足的安稳睡眠,让她不用再受噩梦的侵扰。

    不过看他每天都开开心心的样子,晚上和自己一起睡觉时总带着笑容,估计也是对这件事非常情愿的,所以她的感谢之情并没有多少,因为他也从这件事中获得了益处。

    同时,也因为他们两个在一起睡,每天睁眼闭眼看到的都是对方,导致两人的距离被飞速拉近,很快到了如胶似漆的程度,不仅晚上睡在一起,就连白天也是形影不离。

    甚至在去跟教练学习散打时,季骄阳都想要她跟着一起过去,为此还破天荒地对季哲茂好声好气了一回,询问他能不能让妹妹也跟着自己一起学习散打。

    季哲茂对此的回答是看妹妹的意愿,只要妹妹同意就可以,但徐雁菡坚决反对,觉得女孩子学习散打一点不好,又苦又累不说,还没什么大用,不如学些其它的特长。

    童书雪也对散打没有兴趣,比起挥洒汗水的激烈运动,她更喜欢一个人安安静静地待着,所以在绘画和书法两者之间犹豫了很久,但最终却选择了舞蹈。

    因为她忽然想到,一个人安静地待着固然很好,但也很容易让她胡思乱想,不如选择一项运动量不怎么大的,让她能够集中精神,以后心烦意乱了,也能靠这个来分散注意力。

    自然的,舞蹈就成为了她的最佳选项。

    当然,这不是说她以后就可以专攻舞蹈了,那些钢琴骑马之类的基础项目依然要学,还是和季骄阳一起学,两人的相处时间依然很多,并没有减去多少。

    时间就这样如流水般过去。

    渐渐的,两个人之间的关系开始变得成熟,从形影不离的如胶似漆变成了感情要好的亲密无间,并且随着年龄的增长逐渐转入内里,不再在外显露出来。

    最后,当两个人都从小学毕业,升上初中时,他们之间的相处方式已经和一般兄妹看上去没什么两样了,甚至因为在容貌上的差异,而变得更像朋友,不像兄妹。

    季骄阳不再时时刻刻地都想和她黏在一起,不会因为她冷着他,有了新朋友,就什么也学习不进去,成绩往下滑一大段;

    童书雪也不再需要和他一起睡,不会因为汲取不到他的温暖和热量,就让心里被寒冰冻住,变得发冷欲呕、说话困难;

    两人都有了自己的朋友,自己的爱好,回归到了正常的生活轨道上。

    在小学毕业的那个暑假,两个人很平静地分房睡了,没有任何一个人有异议。

    表现在徐雁菡的眼里,就是两个孩子都逐渐长大,变得关系淡漠、渐行渐远了。

    为此,还特意惆怅地对季哲茂感慨了一句:“当初还担心他们两个睡在一起会不会闹出什么事情,现在看来……是我想多了,他们都很懂事,是好孩子。”

    季哲茂微微一笑,缓缓吐出一口烟。

    “孩子是好孩子,也很懂事,但现在就盖棺定论也太早了点,他们两个都还小呢,将来会发生什么都说不定。”

    徐雁菡闻言,就有些奇怪地看了他一眼。

    “其实我早就想问你了,为什么你总是对这两个孩子的事情表现出一副很自信的样子来?就好像确信他们两个之间会发生点什么似的……?”

    “哪有那么多为什么。”季哲茂轻笑,“我就是觉得他们有点像我和你,一个和你一样的傻,一个和我一样的精,就想知道他们两个会变成什么样,会不会……”

    他没有再继续说下去。

    而徐雁菡看向他的目光更加奇怪了,仿佛他说了什么好笑的话一样:“阳阳哪里精了?你别看见两个人就往我们身上套,你以为谁都像你一样这么不要脸啊?”

    季哲茂听了,差点没能撑住,捂额笑了很久,才停歇下来,摇了摇头,深深吸进一口烟,缓缓吐出。

    “我要不要脸,我不知道,但你是真的傻,这点我是确信了……”

    ……

    童书雪和季骄阳上的初中是全江州最好的私立中学,每年慕名而来的学子数不胜数,也因此,在入学之前,所有人都需要经过一次考试,只有成绩在合格线上的才会被录取。

    同时,班级的分配也会按照这次排名来。

    毫无疑问的,两人分别取得了第一第二,被分进了同一个班级,然后就发现有不少同学都是他们在小学时的老熟人,大家都考进了同一个班。

    当然,陌生的新同学也还是有不少的,互相之间都感到很新奇。

    在这样的情况下,长得好看、又声音好听,全身上下还穿着大牌定制的时尚私服,看上去就像是哪家名媛千金的童书雪自然迅速地成为了女生的中心,走到哪里都有一堆人围着。

    男生们对她的注意也很高,不过都集中在别的地方,比如她姣好的脸蛋、匀称的美腿、乌黑靓丽的飘飘长发,和因为练舞而显得分外柔软的气质,都让他们心潮澎湃、热血喷涌。

    开学才三天,“初一新来了个美女”的传言就被宣扬了出去,惹得不少别班别年级的男生跑过来看,然后传言里的美女就升级成了绝世美女,还多附加了个清纯校花的称号。

    在这群男生之中,大部分都是过来看个热闹,看完就散了,偶尔有起哄喊一两声“美女有没有男朋友”的,在被童书雪无视之后也笑着跑走了。

    但也有少数人是打着不追到手就不罢休的心思,天天过来准时骚扰,被班里男生赶走了一批,女生轰走了一批,剩下几个油盐不进的老油条,每天都来,每天都被驱赶。

    原本这样也没什么,学习的生活那么枯燥,大家就当做调剂了,童书雪也对此没有什么特别的情绪,仿佛那几个人不存在一样,连眼神都不曾给一下,互相之间达成了一个平衡。

    但就是有人喜欢得寸进尺,在一次上体育课的过程中,趁着老师不在、大家都自由活动的时候,来了几个高年级的男生,把以童书雪为中心的几个女生团团堵住了。

    为首的是个人高马大的男生,体格看着非常健壮,发型也很不羁,透露出一股痞里痞气的味道,直接把童书雪身边一个胆子比较小的女生脸色吓白了。

    至于童书雪,则是像没看到这群人一样,低垂着视线,不知道在想什么。

    还是她身边另外一个性格比较刚的女生发问:“你们想干什么?”

    这话一出,那几个男生互相对视一眼,都有些莫名地笑起来,仿佛想到了什么有意思的事情。

    “这位小妹妹,我们不想干什么。”健壮男生说道,“我们就是想和你们交个朋友,尤其是这位——童书雪妹妹吧?”

    他故意拉长了童书雪的名字,一个字一个字地叫,像是在品味着什么美味的东西。

    “听说她好像有男生恐惧症,开学到现在都没有和男生说过话,所以我们就想帮帮她,让她能够顺利和男生产生交流,当然,比较深度的交流也是可以的……”

    随着他话音的落下,周围几个男生都嗤嗤笑起来,目光不住地在童书雪身上扫视。

    这样的态度,就算不知道这话说的是什么意思,也能够大致猜出来了,顿时就有女生被气得涨红了脸,又因为对方都是人高马大的男生而不敢上前理论,只能在原地生闷气。

    “书雪,不要理他们,我们走!”有女生试图拉着童书雪走人。

    但立马就有男生往边上一拦,堵住了去路,并且你一言我一语地嬉笑起来。

    “别啊,朋友还没交上呢,怎么就要离开了?”

    “对啊,而且小妹妹,你们的书雪妹妹好像有别的想法,都不大愿意理会你们,从刚才到现在为止都没有说过一句话。”

    “是不是心里想和我们交朋友,但面上不好意思表现出来?那没关系,我们可以和她交,还可以——”

    最后一句话是那个为首的健壮男生说的,并且在说的时候脸上挂着不怀好意的笑容,一看就不是什么好话。

    但是还没等他把话说完,他整个人就忽然腾空而起,在空中旋转了半秒钟,然后就狠狠地往后一翻,后背落地地砸到了地上。

    “还可以什么?”季骄阳冷笑着出现在他的身后,眼中闪过一抹暴戾狠色,英俊的脸庞上充满了风雨欲来的黑压感,“敢来欺负我妹妹,你找死?”